[Warald点评]如何应对18种类型/风格的美国导师

来美国留学,导师怎么样,对你影响很大;如何与导师相处,如何对付“老板”,是大家关心的话题,一亩三分地地主warald同志就把自己了解的导师按照特征作了粗浅的分类,并且加了言简意赅的评论。

请注意,这篇文章说的是“导师可能具有的风格/特点”,不是说每个导师必定如此,也不是说“一个老师不是类型1,就是类型2”,更没有说每种类型的导师都大量广泛存在。俺只是列举一些我了解的风格和特点。你的导师如何,请自己分析。

如果你知道其他情况、其他类型的导师,或者有任何关于如何跟老板相处的建议,欢迎来跟warald探讨。

《1》大牛导师

简述:学术界各个领域都会有少数大牛,甚至是泰斗级人物,一般扎根牛校。此类导师能力超强,极其的insightful,你看到了一个idea可以做上几年发点paper,就很兴奋了;他们直接看到了今后若干年,觉得还不够刺激。大牛学生很多,事务也很多,忙的甚至需要专门的秘书来安排schedule,极端点的情况下,就连学生要见他/她,都得通过秘书预约。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大牛一般不会在新弟子身上花很多时间,典型的做法,就是找个高年级phd, 博士后,或者research associate之类的手下来带新生;大牛跟你meeting的时候,对一些细节问题,往往也未必有多少耐性,而是希望你能讲清楚idea,一起讨论分析,至于细节和实现,跟组里其他人一起去琢磨吧。大牛一般愿意放手让学生尝试新的思路,不是很在乎失败造成的funding损失,反正钱多人多。

有些大牛凌峰绝顶,对一切看的开,不强制学生,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自己的道路;大牛们也会提供一些建议或者人脉上的帮助,让自己的弟子可以有很好的出路。

Warald点评: 1)首先,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仔细琢磨、研究组里的成员,选择那种比较productive或者看上去更有可能出活的人带你,他不但会教你做事,你也可以沾边挂名paper,如果你的这个“小导师”手下一起做项目的人也少,可能你会有很多二作,甚至是牛会/牛期刊的二作。毕业的时候,即使自己作的不是很好,publication list也不会难看了。2)一定要自己有打算,做事有主动性,无论是做科研课题,还是职业计划。因为跟导师见面时间有限,所以meeting以前,得考虑好如何能最有效的跟导师交流你的想法。

《2》固执的大牛

一切如同1,区别在于,这类大牛觉得万般唯有research高,其他的都是根草。他的学生,就是应该不停的发论文,引起学术界关注,成为学术精英;他们本质上是轻视工业界的,不在乎学生是否有工业界需要的技能,只要能造paper就成。这类大牛,甚至有可能限制学生找非research性质的intern,不希望学生去工业界。所以如果你跟了这样的导师,将来想去工业界, 就麻烦了;而且如果你的专业,学术界职位少或者留学术界只能做千年博士后,那你就更应该注意了。

Warald点评:说这类大牛“固执”,是因为他们不respect学生的自由选择,一旦学生选择的不是他们希望的,就意兴索然袖手旁观甚至冷言冷语了。改变大牛的观点是很难的,你要么在夹缝里艰难生存,要么就换地方。换不成地方的话,大概也只能认倒霉,怪当年没选好。

《3》成牛无望的普通教授

大多数导师,其实也就是学术界的普通人,平常教书+科研,也就那么回事,能力也成,干活其实也挺积极的,但是不牛而且估计这辈子也牛不了,有的老师,甚至连学生都觉得他某些方面做的比较弱。普通老师拿个research funding也是难的要死,不过好歹TA+RA混合着,凑合也能养活学生。因为学生不多(没钱啊,咋养那么多学生),所以给每个学生的时间也比较多,指导充分。

在这类老师手下,学术上一般不会有太大成就的,偶尔能中个top conference/journal的论文,连老师都喜出望外了。因为老师和学校牌子实力都有限,将来留学术界出路不太好,所以老师很鼓励学生找公司intern,也会积极帮学生找出路。如果专业和毕业时经济形势都还成,这样的人一般最后也就找到公司的工作了。

Warald点评:如果您是这种情况,那一上来,就得弄清楚自己的定位和职业目标,要立志将来做科研留学术界,早点飞走,这个枝头位置太低了;otherwise,积极寻找工作界出路、尽量找机会做实习是正道。第二和第三种类型,强烈建议参考一篇老文《极品V衰人PhD》,里面的故事很精辟。

《4》micro-manager

这类导师,典型做法就是要严格控制事情的全过程,把要干的活定义/规划好, 只给小任务,让学生做一件件已经被分割好的小事。对于新学生来说,这样也可以,但是从长久来看,无法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学生无法独立思考 – 这类老师simply 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或者就是习惯了,没法改,然后高年级的学生往往很受不了,越有主见的人就越痛苦。

Warald点评:master完全可以选择这种导师,等micro-management成为问题的时候,你早就毕业走人了;如果是phd,你需要获得科研的big picture,并且得采用合理的手段让导师放手,最重要的,就是让对方认可,你的能力足以胜任独立的科研任务。如果发现对方死活改不了做事习惯或者就是个control freak,那可能你屈从,闷头当蒙眼拉磨的驴会好受一些-其实,如果你从来就意识不到micro-management的缺陷,一直被老板牵着鼻子走,也许会过的更幸福。

《5》良性的manager

在指导学生的初期,也是micromanagement,区别在于自己能根据自己学生的发展和独立程度,该放手的时候放手,该干涉的时候干涉,而不是一味的微观控制。这样的导师,一般也很适合中国学生。而且往往因为管理方式更合理为人也受欢迎,学生数目也就比较多,不过我不觉得这个是选择此类老师的劣势,time management skills非常出色的话,同样的时间可以handle更多的事情。

这类老师的学生,出路一般都不错,因为根基扎实,能力培养的比较好。要说缺点,有的老师research上可能也跟做事风格类似,主张一小步一小步踏实走,所以可能让学生投一些不是很好的会议,求稳+逐渐的build up your work,最后再投好会议或者期刊。当然,这个也不是绝对的。

Warald点评:选择这样的导师挺好的。您啥时候能独立干活,得和老师默契配合来决定,需要勇气信心,也别太自负。

《6》混日子的教授

美国终身教授制度(tenure)造就了一批闲人和懒人,不少老师,拿了tenure之后,就不是那么蓄意进取了,而是enjoy life。他们不会费尽心思找学生来指导,而是等学生来找他们。他们不是不肯带学生,但是带的学生很少,典型的就是一个年级里不超过一个学生,手下总共三五个phd,有时候甚至连续几年没有博士生。他们也不会去push学生,一切随便,毕业的时候,一般也不会为难学生。

这类老师大多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对作co-advisor来者不拒,因为这样省事又显得在做事,可以用最小的精力参与带学生这种很费劲的事情当中。他们人一般都比较nice,肯帮忙,也有能力提供一些比较中肯的建议。如果又是美国人,对中国学生来说,就更好了,因为练习口语的机会比较多,对方也喜欢磨嘴皮子磨洋工。

排名越靠后的学校,这样的老师越多,嗯,同样是一帮professor,系里us news排名上不去,是有原因的。他们因为学术上不活跃,可能在外面没有多大的reputation,connection也很少,帮不了你大忙。

Warald点评:一定要有做事的主动性,这种导师本质上是不怎么干活的,不会催你,也不强求你作出什么成果,一不小心,你就混了五年,毕业的时候自己心理都发慌,但是老师依然不着急、无所谓。你得去催老师,自己要有很强烈的学习和进取精神,只要你斗志昂扬,你的导师应该也会配合,而且这种懒人时间多,像块海绵,挤挤就出水了,你得好好利用。

《7》builder

与manager相比,共同点是都在乎学生的进展和成果,不同点在于从一开始就不会给你well defined tasks,而是引导你自己摸索,导师很在乎你的独立钻研能力。通常会跟你讲讲本领域的大体情况,然后选个别小方向作为option,让你老人家去read extensively,产生想法,回来讨论。导师会指导你思考,如果觉得你的idea make sense,你就可以继续作下去,但是你必须自己找出topic,自己分析和制定该怎么做,自己管理进度。有时候学生会很痛苦,尤其是起步阶段,讨论general idea还行,但是具体做起来,可能get lost,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该干啥。最坏的情况下,可能折腾好久啥都没做出来。

Warald点评:您觉得自己是这种独立摸索的料吗?您是可以自己产生想法的人吗?如果你就是习惯被人喂,没人牵着你就走不了路,那你能否被训练出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会有段痛苦时期。

《8》极度nice的导师

这类老师一般都tenure了,也有可能是个别拿tenure比较稳的助理教授,老师希望能作出东西,自己也积极干活,能容忍你失败、胡折腾、拿master走人、去其他系。如果你做的好,走人的时候甚至给推荐信 — 作为看破了一切的终身教授,they work just for fun,已经脱离了“个人利益”这种低级趣味的事情,他们比较在乎做人做事是否开心,尽管事业上一般不是很NB,也可能没有很多funding,但是也不像big cow那么忙。

其实对他们来说,学生不是必须的,不过只要有了学生,他们就愿意花时间带;do something and get it done比事情本身重要。

Warald点评:如果你来这个系的时候,打算着将来换方向、quit或者转学,那就首选这种导师;不过不建议你做事很ugly,不要赤裸裸的浪费老师的时间,再伤老师的心,而是应该从个人兴趣、是否适合这些角度来谈,比较容易被接受。

《9》人很面的导师

想像一下,你认识的人里面,谁最面?如果他/她成绩好,来美国phd,然后当老师,可能就是我说的“面”导师了。这种人,尽管做事也有原则,但是本质上没有什么批判别人的精神,这点不会因为做了教授就改变,所以如果你有问题,他们即使发现了,也没有勇气、没有能力帮你纠正,他们可能自己也没有strong opinion或者即使有,观念里就不会要求别人接受。

面导师一般做人都很好,对学生也很宽容,即使做的不好,他们也不会考虑“废掉”这个选项。这种导师,warald的一个同事当年就遇到了,而且是个没有什么经验的assistant professor,Chinese,我这个朋友又是作啥都浅尝辄止然后呐喊着发牢骚的那种风格,两个人开始的几个课题尝试都没成功,然后就很失败的组合了两三年,朋友做的很差,啥东西都没作出来。

回过头去看,这个同事觉得自己当年考虑问题不深入、不全面,也走了弯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面老师从来没有说他作错了或者做的不好,而是朋友一发牢骚,就另换个topic,或者干脆老师自己把东西做出来。

Warald点评:自己必须有strong initiative,也必须拥有effective research skills,再找这类”面人“。“面人”面对长歪的了树,未必能纠正过来。

《10》因材施教的导师

前面说的这个同事,后来换了个学校,换了个导师,很快就在新方向上发表一作论文了。新的导师,也是一个没多少经验的assistant professor,印度人,已婚,女,不光自己能力很强,而且非常善于观察、发现学生的长处和短处。短短个把月,就发现这个学生适合面对具体任务然后短程冲刺,而不是拿着个大的topic长时间软磨硬泡尝试各种可能性,于是老师针对学生的特点指导,两个人的合作非常的productive。

回过头来看,这位朋友自认自己不适合读phd,但是该老师难得之处,就是她能work with phd“废材”,能充分发挥废材的作用来取得不错的效果,这体现了她指导学生的能力。

Warald点评:没啥好说的,遇到这种懂得如何work with学生特点的导师,是福气。

《11》good中国老师的典型

这类中国老师能力一般都不错,甚至很强,因为英语不是母语,感觉说的比较生硬,不懂得甚至不appreciate语言表达的细微之处,有的人口音还比较重,不过整体上英语还是流利的。对事业有追求,也希望能多拿funding,所以自己工作强度大,对学生也比较push。

这类老师通常招一堆中国学生,因为明白学生心理,容易交流,也容易管理,他们也知道老是push学生不好,但是又不得不催,折中的方案就是一边push,一边对学生比较帮忙,尽心指导,有什么利益和机会,会帮学生争取,也不抢学生的功劳 - 你要理解为大棒加胡萝卜也成 🙂

Warald点评:1)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做faculty,这种情况很难避免,我觉得这类老师还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干出了活、学到了知识,都是你的。当然,如果老师push的过狠、不会指导学生或者处事非常粗暴,那就另当别论了。2)提醒注意:push学生不是中国老师特有的,并不是所有的中国老师都push学生 3)尽量找个美国老师做co-advisor或者紧密合作,这样论文有人改,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练习英语或者体会一下不同的风格。

《12》大忽悠

这种老师是存在的,而且很可能已经是tenure了,一般是外国人居多,但是我也知道个别中国老师也如此,在同行当中也有“美誉”。具体点说,就是嘴巴上说的极其漂亮、宏伟、有前途,新生要么不跟他交谈,要么就被他给忽悠倒了,立刻两眼冒星星的憧憬未来~~但是这种人作起具体事情来并不怎么样甚至一塌糊涂,否则早就变成大牛了。

这类老师一般也没有什么很好的科研成果或者学术地位,学生也不多,因为忽悠人很难长久奏效,道行差的,可能吹的不好,你很容易就产生疑惑。真正的大牛,不需要忽悠人,就有学生冲着其outstanding achievement来投奔了。

Warald点评:忽悠人的老师很少见,我个人感觉,遇到了是很好的学习机会 1)能吹是个很有用的skill,建议跟这种人交往一下,学习学习,然后果断不丛;如果对方吹的比较拙劣,分析一下,他是在什么地方露出马脚的,换成你,该怎么吹?有些人将来也要不停“忽悠”的,比如写proposal申请grant,或者公司里也需要的。 2)选择导师,别光听着吹乎前景,多考虑一下实际的、稳拿的好处。

《13》做人很烂

出现的概率很低,一般说来,出在新assistant professor这个群体里。凡是打算走tenure这条路子的,应该都会对teaching、supervising students作好心里准备,也会积极学习相关技能。但是也有很少数非常烂的,比如Warald听说过个把女棒子,自己非常的不会带学生,并且态度粗暴,属于连基本的待人处事都很差的;另外,也听说过个别中国人和美国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Warald点评:遇到这种人的概率极低,万一遇到了,要快点跑,因为后面指定出问题,到了一定年龄的人,也很难改变的。您要么闭上眼,把折磨当享受,要么就跳起来快逃。

《14》创业期的好助教(AP,assistant professor)

好的AP,明白自己需要摸索、学习如何带学生,也跟自己的导师和同事请教,所以平常大体能顺利带学生。刚起步的ap,学生很少,你甚至可能做他的第一个学生。这种老师其实跟高年级的博士师兄似的,有啥事可以立刻过来帮忙,也愿意手把手带你。

其实老师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一两年以前,他们做学生的时候,可以跟实验室的小师弟小师妹瞎扯,现在批上教授外衣,就得在你面前为人师表了~~

Warald点评:1)因为新老师devoted to work,分配给学生的时间多,所以从学习基本专业技能的角度,其实很理想,做thesis 的master,如果很需要细心指导,我建议也好好考虑这种老师。2)如果你希望学习一下如何build something from scratch,选择这种老师会学到很多东西,你可以看到新的project如何被start,新的funding如何被拿到,也可以看到一个research group如何成型。

《15》跟你不在一个世界的老师

老师总是要分配任务给学生的,这里说的是,无法理解学生的进展和做事方式为啥不能像自己期望的那样子,往往老师觉得不是由于自己的要求高了,因为学生貌似屁都做不出来。

有的老师不明白学生需要细致的手把手带,只能跟学生讲big idea;说起idea,从老师到学生,大家都可以侃侃而谈,觉得很inspiring,很excited,说完了,该干事了,学生发现细节不会做,比如程序压根不会写,电路系统不会搭建,老师呢?觉得这个应该不是问题,最多是个小问题,他是不会跟你一起一行一行写code的,或者帮你调一会儿就躁了,走人了,总之,不会go down to earth。过上一段时间,idea都变了好几次了,你连第一次的都没做出来,双方压力可想而知,如果此时组里还有个star student,吭哧吭哧出活很快,你在老师眼里,就更是个废料了。

有的老师自己是个工作狂人,同时没有意识到别人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别人要life & work之间的balance,但是这些人很enjoy自己的方式,并且意识不到别人可能受不了,他们一天到晚充满了激情在工作,你要想拼命赶上他的步伐,会被活活累死。然后老师纳闷,这事儿这么interesting,你咋就没啥兴趣和激情呢? 而你痛哭流涕:我已经每天都比系里其他学生的工作时间长了。Warald听说过几个这类老师的故事,严重怀疑是不是甲亢或者什么激素分泌过多 :p

Warald点评:从老师的角度来看,你能力低下或者某方面极其欠缺,达不到他的expectation;从你的角度来看,你也用功了,但是做的很stressful,有时候觉得老师没有指导好。warald没有说某一方是错的,俺说的是“不在同一世界”或者说,不搭配。这种情况下,双方要么做下来,找出个方案来改进,要么早点散伙,尤其是老师很固执的认为自己已经做的足够好了,没啥需要改进的。

《16》mean advisor

有的老师人就是人品很差劲,极其的push不说了,主要的管理手段是恐吓和威胁,有些人尤其是中国同胞(也包括老印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出身的,犹太人等也有),还熟悉中国学生的担心和思维,所以收拾人的手段很有针对性;同时,见了其他国家的人尤其是美国人,不敢这样子作。

这样的人,有很多已经是tenure或者不缺funding,说明人差劲是其本质,不是因为有tenure的压力也不是因为没有经验;无论水平高低,这种人往往还很刚愎武断、态度生硬。你提出不同的意见,可能就要被收拾。无论你是不是,都要把你打成蒙眼的驴,这样才能维护其权威心理。这种老师,组里可能好久没有学生毕业,或者实验室上空弥漫着怨念,极端情况下,这种老师的脸,一看就知道不对劲,内心的扭曲都跑到脸上了。

Warald点评:即使你闭上眼,把折磨当享受,我也建议你爬起来快跑~~

《17》色老师

believe or not,色迷迷的老师是存在的。话说俺就间接认识一个中国人,小学校硕士+波士顿两大牛校之一3年research工作,著作n多,牛一作都好几篇。换了工作单位,被新同事狂扁,因为大家发现她特别水,很多基本概念都弄不清楚,脑子思维直接欠好几个层次,说出来的话,不着边程度,能吓专业人士一跳。平常就是在男同事面前做妩媚状,说话刻意压低声音,逼的同事要把头靠近她嗅嗅香味才能听见。。。而且干活不行,抢活却是中国人里面少见的好手。后来听到了story,而且看了她导师的尊容,这个台湾人,那气质,那长相,那眼神,一看就是资深老色鬼形象,真的,Warald看的各种港台日本漫画和电视剧,老色鬼就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说这个是俺在谣传,前段时间,某中国女AP直接彪悍的把已婚男学生给上了,就是明例了,被网上揭露以后,还说要找”an lawyer”来告状…

Warald点评:你如果是良家,躲开;躲不开的话,注意收集证据。或者,您要选择扣子多开一两个也成,或者做其他的,Warald蜀黍对此没啥研究,我就闭嘴吧。将来如果被捅出来了,请在未名和华人爆料的同时,来一亩三分地也贴一份吧,帮俺的小站提高下点击率。

《18》只要高徒的严师

“严”教授一点都不偷懒混日子,而是很努力很积极的干活,科研上就算没有大成,也至少是个“中上成”。“严”教授门下弟子稀疏,不是他不肯找,相反,他一直在积极招学生,不过标准严格,从学生的motivation到interest再到具体的background、抽象的potential甚至做事风格,他都要挑剔一番;有的时候,找上门来的学生已经发表过论文了,但是他照样看不上,嫌人不够smart或者以前做的东西不好或者做事思维不好,已经被前任导师“污染”过了。– 这种老师,能招到很多学生,才叫怪了。

一旦“严”教授选中了你,会尽心尽力辅导,“严”教授要求严格,自身能力也强,带出来的学生也基本都做的很牛。

Warald点评:就是相当于洪七公教了一个徒弟,干翻王重阳七个徒弟和上千徒子徒孙的意思。

 

《武状元苏乞儿》里,星爷发现de-dragon 18 pushes最后一掌,就是把前面17掌连起来使,咱这个de-advisor 18 pushes,您也得综合前面的各种情况。因为 1)导师的风格也会变化的,尤其是一些感觉很难持久的做法 2)导师的风格,可能是以上多种类型的综合。根据Warald的了解,良性的manager, i.e.开始micromanage一段时间再放手,是导师的主流,然后夹杂着其他的一些风格。

欢迎提供feedback,或者来一亩三分地夸夸或者抱怨你的老板,敏感信息,可以用hide语法隐藏。

– Warald (Email: iamxiaoning@gmail.com)
同步更新博客Blog: http://www.1point3acres.com/ http://blog.sina.com.cn/warald
欢迎转载, 转载必须保留我的ID & Email & Blog, 否则视为侵权, 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