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ald点评]如何应对18种类型/风格的美国导师(一)

来美国留学,导师怎么样,对你影响很大;如何与导师相处,如何对付“老板”,是大家关心的话题,一亩三分地地主warald同志就把自己了解的导师按照特征作了粗浅的分类,并且加了言简意赅的评论。

请注意,这篇文章说的是“导师可能具有的风格/特点”,不是说每个导师必定如此,也不是说“一个老师不是类型1,就是类型2”,更没有说每种类型的导师都大量广泛存在。俺只是列举一些我了解的风格和特点。你的导师如何,请自己分析。

如果你知道其他情况、其他类型的导师,或者有任何关于如何跟老板相处的建议,欢迎来跟warald探讨。

《1》大牛导师

简述:学术界各个领域都会有少数大牛,甚至是泰斗级人物,一般扎根牛校。此类导师能力超强,极其的insightful,你看到了一个idea可以做上几年发点paper,就很兴奋了;他们直接看到了今后若干年,觉得还不够刺激。大牛学生很多,事务也很多,忙的甚至需要专门的秘书来安排schedule,极端点的情况下,就连学生要见他/她,都得通过秘书预约。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大牛一般不会在新弟子身上花很多时间,典型的做法,就是找个高年级phd, 博士后,或者research associate之类的手下来带新生;大牛跟你meeting的时候,对一些细节问题,往往也未必有多少耐性,而是希望你能讲清楚idea,一起讨论分析,至于细节和实现,跟组里其他人一起去琢磨吧。大牛一般愿意放手让学生尝试新的思路,不是很在乎失败造成的funding损失,反正钱多人多。

有些大牛凌峰绝顶,对一切看的开,不强制学生,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自己的道路;大牛们也会提供一些建议或者人脉上的帮助,让自己的弟子可以有很好的出路。

Warald点评: 1)首先,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仔细琢磨、研究组里的成员,选择那种比较productive或者看上去更有可能出活的人带你,他不但会教你做事,你也可以沾边挂名paper,如果你的这个“小导师”手下一起做项目的人也少,可能你会有很多二作,甚至是牛会/牛期刊的二作。毕业的时候,即使自己作的不是很好,publication list也不会难看了。2)一定要自己有打算,做事有主动性,无论是做科研课题,还是职业计划。因为跟导师见面时间有限,所以meeting以前,得考虑好如何能最有效的跟导师交流你的想法。

《2》固执的大牛

一切如同1,区别在于,这类大牛觉得万般唯有research高,其他的都是根草。他的学生,就是应该不停的发论文,引起学术界关注,成为学术精英;他们本质上是轻视工业界的,不在乎学生是否有工业界需要的技能,只要能造paper就成。这类大牛,甚至有可能限制学生找非research性质的intern,不希望学生去工业界。所以如果你跟了这样的导师,将来想去工业界, 就麻烦了;而且如果你的专业,学术界职位少或者留学术界只能做千年博士后,那你就更应该注意了。

Warald点评:说这类大牛“固执”,是因为他们不respect学生的自由选择,一旦学生选择的不是他们希望的,就意兴索然袖手旁观甚至冷言冷语了。改变大牛的观点是很难的,你要么在夹缝里艰难生存,要么就换地方。换不成地方的话,大概也只能认倒霉,怪当年没选好。

《3》成牛无望的普通教授

大多数导师,其实也就是学术界的普通人,平常教书+科研,也就那么回事,能力也成,干活其实也挺积极的,但是不牛而且估计这辈子也牛不了,有的老师,甚至连学生都觉得他某些方面做的比较弱。普通老师拿个research funding也是难的要死,不过好歹TA+RA混合着,凑合也能养活学生。因为学生不多(没钱啊,咋养那么多学生),所以给每个学生的时间也比较多,指导充分。

在这类老师手下,学术上一般不会有太大成就的,偶尔能中个top conference/journal的论文,连老师都喜出望外了。因为老师和学校牌子实力都有限,将来留学术界出路不太好,所以老师很鼓励学生找公司intern,也会积极帮学生找出路。如果专业和毕业时经济形势都还成,这样的人一般最后也就找到公司的工作了。

Warald点评:如果您是这种情况,那一上来,就得弄清楚自己的定位和职业目标,要立志将来做科研留学术界,早点飞走,这个枝头位置太低了;otherwise,积极寻找工作界出路、尽量找机会做实习是正道。第二和第三种类型,强烈建议参考一篇老文《极品V衰人PhD》,里面的故事很精辟。

《4》micro-manager

这类导师,典型做法就是要严格控制事情的全过程,把要干的活定义/规划好, 只给小任务,让学生做一件件已经被分割好的小事。对于新学生来说,这样也可以,但是从长久来看,无法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学生无法独立思考 – 这类老师simply 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或者就是习惯了,没法改,然后高年级的学生往往很受不了,越有主见的人就越痛苦。

Warald点评:master完全可以选择这种导师,等micro-management成为问题的时候,你早就毕业走人了;如果是phd,你需要获得科研的big picture,并且得采用合理的手段让导师放手,最重要的,就是让对方认可,你的能力足以胜任独立的科研任务。如果发现对方死活改不了做事习惯或者就是个control freak,那可能你屈从,闷头当蒙眼拉磨的驴会好受一些-其实,如果你从来就意识不到micro-management的缺陷,一直被老板牵着鼻子走,也许会过的更幸福。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Warald的博客、提建议。

– Warald (Email: iamxiaoning@gmail.com)
同步更新博客Blog: http://www.1point3acres.com/ http://blog.sina.com.cn/warald
欢迎转载, 转载必须保留我的ID & Email & Blog, 否则视为侵权, 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