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ald故事会]在美国做教授:说说我知道的一个生物统计AP


话说每年春季,东部很多人都要去DC看樱花,warald今年也跑去了,除了在一株落英缤纷的樱花树下惊见bikini top美女之外,还意外遇到了陈老师。

陈老师当年在南方读书的时候就是牛人,成绩优异,本科一毕业,就跑到了某统计牛校全奖读博士。陈老师当年还是陈mm的时候,boy friend也是数学专业的,话说这数学专业的男生,很多过的挺颓废的,“陈男友”同学就是个例子,功课除了没挂科之外,基本要多惨就有多惨。据当年的陈mm描述,数学系的男生,颓废了以后,要么就是天天打游戏,要么就是沉迷编程,还好,陈男友同学是少数的后者,毕业的时候,看了成绩单要满面羞红,但是小程序写的嗖嗖的一副高手样,而且最喜欢实现点复杂的算法或者模型。

陈mm来美国没多久,就把陈男友升级成陈老公,给f2出来了,没辙,就他那gpa,实在没学校要阿。陈老公来美国之后,暂时都没敢申请任何学校,就是选了两门计算机的课,结果上课project作的很出色,两个教授一推荐,就开始自费读硕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陈mm喜欢学术,喜欢自己一个人静静的看论文,研究方法,想点子,写paper,导师是个比较新的AP,充满激情和想法,干活忙得经常被老婆抱怨,不过陈mm对于老师带的学生少、啥时候都avaialble很满意,push不push无所谓了,反正家里做饭有老公,论文发表了也是自己的,再说导师作人做事很decent,所以两个人很合拍,读博士这几年,论文总数一路往上窜,http://iamxiaoning1980.spaces.live.com 陈mm毕业的时候,有了一个很出色的publication list,导师也顺利拿到了tenure,双赢啊。

陈mm答辩的时候,以前合作过的一个老师正好来她们系访问,也参加了,听说陈mm在找工作,就说我们系正好在招老师,你感兴趣吗?陈mm作科研的经历还是很postive的,对作老师也很向往,当然没意见,然后就是第二个星期提交材料,第三个星期面试,第四个星期,就拿到了东北部名校的生物统计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in biostatistics)的职位。– 当年经不住warald不停的八卦,陈老师曾经招了,9个月的工资,在10万这个范围。

跟陈mm同年入学的统计博士生们,50%去了金融行业,40%作了老师,剩下的10%没有按时毕业,蹉跎了一两年以后,也都作了老师。

大约同时,陈老公同志也光荣的毕业了,找到了工作,给金融行业开发软件,干的活跟当年本科颓废的时候一致,还是整天写程序实现模型、算法啥的,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折腾了这几年,奏是从花父母的钱颓废,变成拿公司的钱颓废阿,真是人不颓废枉少年,到了中年还得颓废~~

作biostatistics的老师,好处之一,就是teaching load不像其他专业那么多。比如说cs的老师,得教一堆本科生计算机功课,据说有些新AP们,刚工作的时候,能被小本科生整的七窍生烟;但是陈老师所在的系跟很多其他的生统program一样,没有本科,所以不用对付烦人的小本科生。

陈老师每天的工作,主要也是静静的看论文,研究方法,写论文;给研究生上的课,过了第一年,后面就很熟悉了,没什么。http://www.1point3acres.com 不过发愁的是要经常写proposal申请各种funding,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折腾了这几年,奏是从拿着博士的低薪写research paper,变成拿着教授的高薪写research proposal阿,真是不写paper枉少年,到了中年还得写proposal~~

说到这里,陈老师一脸幸福状,说最近有几个funding被批准了,手头的钱,除了给自己发些工资以外,也可以把学生数目从2个提高到4个了,tenure正在评选,估计也跑不掉,很快就可以sabbatical一年,拿着工资不上班,回国好好玩。

我说你真要玩一年吗?不回回国,看看有没有狮子博士后作?陈老师说,下面这一年,我就天南海北到处玩去。

—- Warald (iamxiaoning@gmail.com) 原创于一亩三分地
http://www.1point3acres.com http://iamxiaoning1980.spaces.live.com
欢迎转载,转载请保留我的ID/Email/Blog,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