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流失大量富人,税收锐减,科技公司却抄底租楼,纽约会成为“硅约”吗?

纽约市离不开这群富人吗?

新冠疫情之前,纽约可以说是富人的一大聚集地。

2018年收入前1%的富人们支付了49亿美元的所得税,占该市当年征收所得税总额的42.5%。而这49亿美元仅来自3.87万位纽约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0.46%。

由此可见,极少数的有钱人,在这个800多万人口的城市,撑起了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

这群超富阶层给纽约带来的收入和资本数量是惊人的,富人们如果就此离开,纽约市的税收也将减少一半,这…经济能不受打击么?!

忽然又想起今年8月初,纽约市市长在新闻发布会恳求富豪们回归纽约,还给富豪们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他请喝酒…看来这市长的酒也不香了,富豪们还是一股劲的往别处搬。

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2020年纽约市居民的财富水平全面下降,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的数量在减少,许多纽约人搬离纽约,或许疫情后会有部分人再回到纽约,但也有很大一部人永久地离开了纽约。

富人搬迁带来的连锁反应

这种迁移带来的连锁反应已经很明显了,尤其是在房地产领域。特别是曼哈顿地区,今年出现空置公寓数量飙升至历史新高。7、8月通常是公寓房屋出租的旺季,但今年变得很“惨淡”,待租公寓的数量,或者说房源库存,比去年增加了一倍多

旺季新签订的租约数量也下降了23%。曼哈顿所有地区的新租约都出现了大幅下降。上东区受到的冲击最大,新租约下降了39%。

与此同时,邻近郊区出现购房热潮。据房产中介说,购房需求增长幅度最大的是郊外豪宅领域。

这和科技人才想逃离旧金山异曲同工,纽约的高税收也是“逼走”富人们的关键点。在纽约,除了州政府8.82%的最高税率外,纽约市自己还要征收最高3.876%的所得税。

高税收和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富人们搬去纽约附近郊区大别墅也并不让人感到惊奇了。甚至部分本住在纽约的富人,考虑永久搬家去一些免个人所得税的地区,如:佛罗里达州。

带着孩子离开,导致入学率大幅下降

富人的离开,也直接影响到了纽约的教育系统。纽约市教育资源的发达有目共睹,这离不开政府在教育上的投资和努力。可是教育资金说白了还是来自纳税人的钱,而有钱人越多,收的税就越多。并且这些重视教育的有钱人在教育上花钱也绝不含糊。

据彭博社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纽约市超级富豪的子女数量“急剧增长”。2018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纳税人子女共计31137人。

可是随着疫情的到来,学校关闭、课程质量下降…纽约市的私立学校已经受到了富裕居民逃离的影响。这些富人带着孩子们去往了其它地区。佛罗里达州的招生主任Jay Lasley透露,他接到来自芝加哥和纽约家长的电话数量激增。

而另一部分富人正在为孩子雇佣家庭私人教师,但是这一现象也引发了人们对收入阶层的不平等教育资源感到担忧,毕竟一部分穷人的孩子甚至在疫情中辍学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大都会区的私立学校入学率下降了56%,学校也面临严重资金不足。

科技公司为高薪科技人才回流纽约下“赌注”

纽约看着一幅人去楼空的景象,但市内房价下跌却引来了各大科技公司的关注。这些科技公司大胆的下注:曼哈顿会重返兴旺,人们仍有在办公室工作的需求。

来自硅谷的Facebook、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开始抢夺纽约的办公空间,加快了向纽约扩张业务的步伐。

据《纽约时报》报道,Facebook在该市租赁的空间足以让纽约地区的员工数目(目前4000人)增加三倍。今年新租下的法利大厦(Farley Building)位于美国最繁忙的交通枢纽宾州车站(Penn Station)旁边,对面是麦迪逊广场花园(Madison Square Garden)。纽约市政府在这个地方投入了超过3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和改善交通

亚马逊也花了大约10亿美元从WeWork手中收购了曼哈顿中城的Lord & Taylor旗舰大楼。

仅这四家大公司,今年就在纽约总共雇佣了2600多名新员工,员工总数超过22000,租赁或购买了160多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

而根据纽约市数据统计,过去十年里,纽约城的科技工作岗位从79000增加到142600,增长了80%。趁低价“抢夺”优质办公空间,看来都是在为人才回流大城市作准备

纽约市富人“出逃”不仅意味让政府税收减少近一半,他们也带走了技术、资源、人脉…

但是,纽约市仍然是多元化、世界级人才的重要聚集地。而且,科技公司增加的工作岗位有可能扭转纽约未来的发展方向,那疫情过后,纽约是否有可能成为另一个科技中心呢?

小伙伴们,你们怎么看?

文章新闻部分源自Business Insider,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或者后台回复:APP

下载一亩三分地看帖回帖更方便!

在APP里可以找到新推出的“交友平台”

开启推送更有“热帖”“重要新闻”的及时推送!

球星标

球点赞

球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