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确诊近1500万,死亡恐惧下的养老院,是悲情还是温情?


养老院成首个疫情沦陷区

老年人属于新冠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年纪越大,病死率也越高,有慢性基础病的老年人风险更大。由于COVID-19对老年人的致命性特别强,全球各地很多的养老院几乎是疫情爆发的重灾区。


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者就是一名在50多岁的男性,之后西雅图和金县公共卫生局立即对其它89名养老院的老人立即进行了检测,有57位核酸检测为阳性。之后华盛顿州的9个死亡病例里面,有5人隶属养老院。


有数据显示,美国养老院的老人感染者几乎占所有冠状病毒病例的近1/10,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以上。在欧洲,许多国家的死亡人数中,养老院老人占三分之一到近三分之二。

图片源自网络


世界各地养老院暴发疫情:病痛和心痛

法国:

为了避免感染,许多养老院和护理院被封闭起来禁止探望。法国政府先在3月11日关闭了全国7400家养老院,6天后才将整个国家封锁。可就是这样,也有超过884位老人因为冠状病毒感染死亡。一位巴黎养老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早上通知老人的家人一切平安后,到了晚上老人就去世了…但是我们甚至抽不出时间通知逝者的家属,因为我们实在是太忙了。当时巴黎的丧葬机构也经常超负荷工作,甚至一些老人的遗体被放在的装尸袋里,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存放三、四天后才能被处理。

(图源:央视新闻)


美国:

位于盛顿州柯克兰市(Kirkland)的Life and Care养老院是第一个疫情爆发区,因为出现死亡病例立即采取了封闭措施。由于禁止探望,BonnieHolstad太太心急如焚。因为她的丈夫还在里面,她不得不在养老院外举着求助标语:“我联系不里面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人接电话。我的丈夫有帕金森和认知障碍,要是他在咳嗽的时候,没有人照顾他可怎么办……”

(图源:央视新闻)


意大利:

疫情发生时,该国的养老院不堪重负。因为是西方老龄化社会最严重的的国家,意大利共有7000家老人院,共30多万老人居住在养老院中。在索莱托市一间养老院暴发疫情时,工作人员却在第一时间纷纷离职,导致87名老人无人照护,最后有9名老人不幸离世。里面活着的老人无人照顾,不得不得向外面的人喊话求助。几天后,政府才去接管这家养老院,可是不幸已经发生,不可挽回了。

(图源:澎湃新闻)

西班牙:

共有5400个养老院,有超过37万老人住在里面。在养老院暴发大规模疫情时,政府不得不动用军队力量去照顾老人,同时做消毒等工作。当人们进入养老院时看到的一幕幕都十分令人揪心,有人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呼吸,尸体一直无人处理。而幸存的老人无人照顾,奄奄一息…

(图片源自网络)


为什么养老院会成“重灾区”


1. 物资缺乏:口罩、手套和防护服等医疗用品缺乏。疫情期间,工作人员工作强度加大,又缺乏志愿者。(在欧美一些国家,志愿者帮助照顾老人就可以获得福利积分。但是病毒让许多志愿者望而却步)


2.开放式养老院:欧美养老院大多是开放式管理模式,方便家属进去探望,可这也加大了感染几率。而且养老院里的老人年龄大多在75岁以上,并患有慢性疾病。一旦感染,致死率极高。


3. “放弃急救同意书”:英媒报道,为了将有限的医疗物资先用于存活率较高的年轻人身上,一些年迈且体弱的老人们会收到一份“同意书”。英国多地养老院及诊所要求这些老人们签署同意书,要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就算在病情恶化后也不会呼叫救护车。一名收到同意书的老人说:“这好像就是给他们判了死刑一样。”

西班牙医院无奈拔掉重症老人的呼吸管  图 I 网络


欧洲老龄化十分严重。比如在西班牙,抗疫一线医疗物资十分缺乏,医院选择以“集体利益”为首要,优先救治较为年轻的患者,希望他们未来会对社会有贡献。而身体脆弱,行动不便的老人成为了先被放弃的目标,原则上高龄病人甚至不能进ICU病房。

疫情下的温情时刻

新型冠状病毒发生半年以来,整个世界都弥漫在阴郁的气氛中。如果说疫情是天灾,但病毒导致的人祸却变成了各种故事牵动着人心。当新冠肺炎来势汹汹的时候,老年人群体往往承受着病痛和心理的双重压力,尤为脆弱。


老人们也是曾经为这个世界做过努力的一份子,并且我们也有年老的亲人;试想如果我们也在年老的时候被这个社会“优先”放弃,那该是多么的绝望与无助呢?


当世界各地的养老院成了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时,我们不能忽视这个群体,更不该放弃他们!


医疗人员孙雪洁耐心劝说爷爷积极治疗 图 I 网络

3月15日,在武汉协和医院,一位确诊的90岁老人突然拔掉针头,拒绝治疗。原来是因为认为自己因为年龄大了,治疗就是在浪费国家资源。医护人员得知后,对老人耐心劝说,让老人有了可以早日回家与老奶奶团聚的希望。随后老人终于放弃了不继续治疗的念头,并积极配合。


在6月22日,一家巴西养老院自疫情封锁以来,首次开放探望。媒体拍到了以下这些温馨时刻:

“塑料隔绝的是病毒,而隔绝不了爱” ,这些都让我们相信,爱—还在我们心中。



(美联社摄影/埃米利奥·莫雷纳蒂)

照片中,西班牙巴塞罗那一家疗养院中,61岁的Dolores Reyes Fernández牵着87岁的父亲 José Reyes Lozano的手,这是疫情发生四个月以来,父女第一次见面。



(美联社摄影/埃米利奥·莫雷纳蒂)

当巴莱索尔疗养院允许通过增加塑料防护屏来恢复探视时,卡纳梅罗是第一批到达养老院看望亲人的家属之一。夫妻俩隔着薄薄的塑料层和面罩深情拥吻许久。



(美联社摄影/埃米利奥·莫雷纳蒂)

这是Beatriz Segura与妈妈自3月15日以来的首次见面,Segura小心翼翼地戴上长手套,然后通过塑料薄膜上的两个洞伸出手臂拥抱96岁的母亲。




其实像他们这样含泪重聚的情景在那一天中被其他人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这样的情景给医护人员,来访的记者和在场的其他人带来了一阵阵温暖的力量,人间最温情的时刻却总是可以轻易的戳中我们的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