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申请

我,北美名校PhD,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依旧躲不掉抑郁症-《北美PhD抑郁图鉴》

导读:2019年2月11日,一名中国籍博士生王某在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实验室自杀身亡,年仅26岁。同年6月,就读于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中国籍博士生Huixiang Chen,在工作的实验室自杀身亡,Chen自杀的原因是他想要撤销出错的论文,但是遭到导师拒绝。

“没有杀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这是Chen同学的个性签名,但遗憾的是,坚强的chen同学却还是没能逃过致命一击的压力…

这是chen同学读博的第6个年头,按计划今年7月就能毕业…在惋惜和心痛的同时,我们发现这并非个例:很多在美博士都有十分严重的情绪和心理问题需要排解。

并且,细数这些年来,博士因为无法毕业,或者导师刁难而选择自杀这样类似的事件实在是太多了。

比利时的一项调查发显示: 博士们出现心理问题的几率是其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两倍!三分之一的博士有出现精神疾病的风险,其中抑郁症的风险格外高。

那么,在美国攻读博士真的如此艰难吗?或者说,留学生群体真的很容易出现的心理问题吗?

先来看看几个地里的小故事:

/ 1 /

地里用户S是一名cs博士,他袒露自己在读博期间就有过轻度抑郁。抑郁的原因是:课题进展不下去,老板也帮不了什么忙,并且来自合作各方的压力也特别大…久而久之患上了抑郁症。

其实S遇到的这些问题,在Phd群体中常常发生,也是导致心理出现问题的原因。

S一开始并不觉得自己是抑郁了。即使他发现身体出现莫名的疼痛,去看医生后,医生都判断是抑郁引起的,他都认为自己不会抑郁。因为他认为自己性格开朗,还算乐观豁达,怎么会抑郁呢?

这种认知其实这是错误的。身体健康状况慢慢恢复的S同学也劝解大家:如果时刻觉得压力很大,干什么都提不起劲,睡眠状况也不好,一定要重视起来!因为抑郁的表现形式有很多种。

除了身体上的异样感觉,抑郁症还有一个表现就是感觉干什么都很难。比如说要写一份报告,一定得逼自己才能打起精神做完,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在做完的那一刻会觉得精疲力竭,甚至没有力气再看一眼这个报告。

身体不适 → 学习注意力不集中 → 没有效率 → 工作完成不好…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自己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 2 /

除了导师和学业压力、远渡重洋在异国他乡求学的学子,对父母的惭愧感也是他们在压力环绕的情况下,还坚持下去的原因。但也正因为他们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所以心理压力才会更大

地里用户H说:“父母和我说过,如果真的无法继续,就回到他们身边。只是他们已经为了我辛苦了大半辈子,结果我还是不放过他们,这样是不是太残酷…”

“哎,你们说,我读这个phd,为了什么呀…” H无奈的说。

今年因为疫情,H一个人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关了7个月,从一开始规律的生活,到逐渐不规律。经常晚上2、3点睡觉,早上5、6点就醒来,睡眠严重不足。

疫情打乱了H的很多计划,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业规划。因为他原本想留在学术界,但是目前的项目却很偏science,所以他本来计划在今年认识更多本领域的researcher,大家能够互相交流。可是疫情来了,会议全取消或者改virtual了,学业道路瞬间被切断。

H说自己已经phd第五年了,疫情导致和朋友的走动全断,交流甚少,也还没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另一半。有时候刷知乎看到类似博士压力的时候,那些博士都都会有感谢另一半的支持。可是看到这些,H都会瞬间觉得很孤独很难过……

的确,博士的另一半常常是他们的生活与精神的支柱。

一个好的另一半,会给予他们支持,在压力大的时候,可以给予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鼓励的话语,甚至是一碗温热的牛奶……都可以伴他们在无数个学习的夜晚坚持下去。

/ 3 /

地里用户N,他和女朋友都是在读phd。异地的原因,导致N在很多时候,面对女朋友的抑郁情绪都感到很无力很绝望

N一般会每隔一到两周在周末去看望女朋友。面对面相处时,女朋友的抑郁状态确实可以得到缓解,但分开后女朋友的状态又会变差。

每当这个时候,N就很有负罪感,愧疚自己做得不够多,只能提供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平时也视频,但是肯定没有见面有用。

N渐渐感觉到,自己也随之出现了一些抑郁症的心理和生理反应。

/ 4 /

除了PhD, 孤独和压力也常常是留学生群体必须经历的课题。

网络红人李雪琴,表面嘻嘻哈哈,甚至还做了一名带给人快乐的脱口秀演员。可是这样快乐的人,却在曾经患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甚至想要自杀。

在北大读书期间,因为抑郁症去学校心理辅导室跑治疗,却被通知学院老师,学院又通知她的同学朋友,让大家陪着她。对此李雪琴也只能苦笑:“老师也不是想治好你,她就想看住你,让你别出事。”

在纽约大学读研期间,孤独、学业压力、人际交往等等因素让李雪琴的抑郁加重,不得不修学回国。

关爱北美PhD、甚至整个留学生群体的心理状况迫在眉睫!

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方法

这里放上一个地里用户@Dorolalala 提供的 在美国看心理医生的方法:

我个人喜欢用Psychology Today,基本是北美最全最大的心理资源平台,也方便了解价格,保险,咨询师是否擅长你的症状,以及他们的描述是不是你喜欢的风格,这些有的会有一个简短的电话session看看你们谈不谈得来。

Psychology Today上一般都是自己开业 (Private Practice)的咨询师,有的人因为不收新的客人了或者其他内在外在原因不会回复。这样其实也代表着你需要着手找下一位了。自己开业的个人或小诊所比较单打独斗,没有回应的情况也相应更多。

另一个大众不一定熟悉,但在美国大覆盖的是Agency的咨询师和治疗师,例如inpatient住院部,outpatient或clinc诊所,政府出资的社区community agencies等等。这些人不是单打独斗的,而且往往经过魔鬼训练,比较容易胜任各种心理问题,而且比较好拿appointment。

这里提供一个SAMHSA的链接,用来找Agency诊所。

SAMHSA全称是The 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隶属于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统管身心健康的方方面面。这次疫情可以全美大面积的把面对面咨询改为线上咨询就是他们发话才有的情况。所以呢,SAMHSA查到的Agency基本是最全的,也都是经得起Auditing的。

比如在SAMHSA查了一下西雅图地区,有好多机构。可以用自己的邮编搜搜看,找到一家距离最近的。

如果你附近有大学,还可以找找他们的网站下面有没有心理或者咨询学院开设的outpatient或者clinic。因为要培训学生所以价格很便宜,而且督导到位的话也可以保证质量。

另外一般社区里这些资源都会配套,再就是各大医院也设有outpatient,如果你的家庭医生或保险卡上的电话都不能多推荐一些咨询师,就查查我上面给的这些吧。

在西雅图的话,华大的心理教学机构下面的咨询服务,就是这个页面 psych.uw.edu 我连费用都帮你看过啦😏 !他们网站的说法应该有Sliding Scale的,意思就是说按收入费用可以讨论。这也可以算是半Agency类的。

有一个通用法则就是,在一段时间都没回应,或者waitlist太长,就该着手找下一个了。等到疫情结束, 当面问诊才是最传统有效的。而且社区机构如果口碑很高,照理说必须给你推荐附近适合你的咨询师。

其他方法

@Wofkkrjql:推荐蔡澜的一本书<不如任性过生活>,我上一次depression的时候发现了这本书,对我走出来帮助很大。微信读书上有。

@Tianyu6718建议试一下国内医院的远程就医,比如北京安定医院、北大六院,或者别的综合医院的心理咨询科,就是不知道初诊他们接不接。另外,支持二楼的建议,不要独处,动起来,让多巴胺、五羟色胺都活跃起来。推荐一本书《运动改变大脑》,当时上课时我们老师强力推荐的

@zZZZ2333332:保险公司也会有mental health的咨询。pcp所在的医院应该可以帮忙打电话,让保险公司的mental health联系你。公司也会有EAP 让你找therapist。

最后,希望所有人都不要耻于表达,要及时寻求帮助,疏导自己、爱护自己!因为苦乐皆自然,健康和快乐才大于一切!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