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闻

被暴徒恐吓“绞死”,四处蹭住无家可归,“背叛”川普后,他过得也太惨了吧…

众所周知,美国副总统看似“一人下万人之上”,实则权利相当有限,被称作“总统备胎” 。但作为曾经特朗普身边“风光无限的忠诚副手”,对比特朗普卸任后吹着佛罗里达的海风,开办“前总统办公室”,彭斯卸任后的生活未免太“可怜”了…

上周三就职典礼后,新任副总统贺锦丽夫妇与前副总统彭斯夫妇在国会大厦的台阶上交谈,气氛很友好,四人有说有笑。尽管不清楚彭斯讲了啥,但当天新官上任的贺锦丽心情一定很不错。

之后,贺锦丽和丈夫留在原地,目送彭斯夫妇离开并挥手告别。

刚从副总统之位退下来的彭斯,回到了家乡印第安纳州哥伦布市。面对在机场热烈欢迎他的乡亲们,彭斯表示,外面千好万好不如家好,自己今年夏天就打算搬回印第安纳。然而,却有细心的人发现,彭斯从未透露过,他口中的“家”在哪儿。

特朗普曾经的顾问爆料说,彭斯之前一直花纳税人的钱租房住,名下并无房产,所以现在和妻子“无家可归”了,而且彭斯目前又处于“待业”状态,可谓是雪上加霜。甚至有传闻说,彭斯夫妇只能在亲戚朋友家的房子里“蹭住”,当起了“沙发客”…

另一方面,彭斯夫妇还要为三个孩子的助学贷款发愁。由于几次失败的投资经历,彭斯 从未发过财。当初加入特朗普政府时,他曾向特朗普寻求财政援助,以支付生活费。

除了“恰饭问题”,“安全问题”也是压在彭斯心头的一件大事。近几周,彭斯收到了一大波 “死亡威胁” ,起因就是他拒绝了特朗普推翻大选结果的要求。这一举动惹恼了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

在1月6日的国会骚乱中,一些暴徒表示要找到彭斯,“以叛国者的身份把他吊死在国会山的树上”。此外,特朗普的私人律师Lin Wood也曾在右翼社交媒体Parler上发帖,威胁要“枪毙彭斯”

正因如此,美国特勤局决定将对彭斯夫妇住所的保护时间延长六个月。

反观特朗普,退休后入住佛罗里达的私人俱乐部,愉快地打打高尔夫,闲暇之余还搞了个“前总统办公室”。好歹共事一场,如今前彭斯“居无定所”,特朗普不帮衬一下嘛?

彭斯担任副总统的四年间,一贯坚守“中庸之道”,既对特朗普忠心耿耿,又能在权利争夺最激烈的时刻淡出争议中心。但这看似明哲保身的做法,却让彭斯两边不讨好。

一方面,共和党内的“反川派”不会接纳他。毕竟给特朗普当了四年副总统,就算在最后一刻“跳船”了,也很难撇清自己与特朗普的关系。另一方面,“挺川派”也不待见他。因为比他忠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比起风往哪儿吹就往哪儿倒的“墙头草”,挺川派更愿意选择前者。

现在的彭斯,真的有点尴尬。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