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大学录取过程]以杜克大学电子工程系戏剧性的硕士招生数据为例,说说申请中的大小年现象

什么是大小年?比如2010学年,杜克大学电子工程系(Duke University, Electrical Engineering/EE)有15个自费硕士生入学,2011年猛增为52人,2012年骤降为25人,这种跌宕起伏,看上去貌似是美国大学某年招生较少,下一年增加招生人数,再下一年再次减少,有些人就下结论,申请录取有大小年。

Warald这里先不说这种观点是否合理。我拿Duke电子工程系做例子分析一下,你就明白了。

先简单介绍录取过程,给小白读者们做好铺垫:美国学校12月底-1月中申请截止,研究生院会把所有材料齐全的申请转交给系里,然后系里录取学生。很明显,系里发放了100个录取,最终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接受,即使是大名鼎鼎的stanford,绝大部分专业录取接受比例也不到一半。

class size:班级大小,也就是某个大学某个专业最终入学的学生数目。具体招生数目是多少,每个系都有自己的情况,但是规模一般大体恒定;随着社会对高学历人才的需求,小幅度增长肯定是可能出现的,但是如果扩招太猛,比如从25个人,突然扩到50个,系里的教学资源就受很大影响了,好多课程,教授们就要面对两倍的学生了。

杜克大学电子工程系作为例子很合适,一方面它提供了连续六年的数据,这个很少见,另一方面,这个学校的特点也很适合拿来分析:Duke综排前10,在国内有知名度,但又不是很出名,牛人们拿到录取要纠结;EE专业排名不错但是也不很高。划分档次的话,算是第一梯队(综排和专排都非常高的学校)和第二梯队(前50但是绝对非名校)之间的。这个档次的学校,往往是大家最纠结的:有了更牛的录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掉duke;没有的话,很多人也会接受录取。

在这篇文章里,duke是个代表,换成很多其他同档次学校也是一样。各位不要粗暴的理解成warald对duke有啥偏爱或者偏见。

另外,申请duke的可能是外国学生,也可能是美国人。咱们不能跟美国人相比,他们入学肯定更容易,我们比较的对象是国际学生。如果能只算中国人就好了,但是学校公布的数据不会那么赤裸裸,太容易被告种族歧视了。但是美国研究生院这几年申请数目的增长是被中国人支撑起来的,这点Warald博客里有多篇文章提到了。对了,duke EE系每年有2-4个美国人读研,好多年来没啥变化,因为老美读了本科基本就工作了,很少有人读研究生。

我们也要从“学校”的角度来看待招生录取。其实招生是很难控制的,比如某个系要招收25个学生,最合适的做法是一批批给admission,前面被拒掉的录取,发给下面一批,直到25个人招满,但是这样操作不现实,有些人拿到了更好的录取就反悔了,或者同时拿到了其他学校的录取不考虑duke了,如果学校一个个去问,然后根据需求动态调整录取的话,那太费劲了,学校可能投入很多时间都招不满学生。

所以学校采取的做法很简单:参考往年的申请人数、发放的录取数目和最终接受录取的入学学生数目,来控制今年录取规模;至于参考过去多少年的数据、如何用这些参数做计算,那取决于负责录取的人了。

言归正传。Duke EE系,2007年入学招生,收到了75份国际学生的申请,录取了51个,最终有19个学生接受录取入学。

2008年入学,duke收到了118个国际学生申请,如果要保持同样的class size,需要录取少人呢?那个时期,留学美国的热潮刚刚兴起,没有现在这么多中国人来搅局,学校只要录取跟往年同样数目的国际学生就可以了。在这一年,Duke EE录取了47个国际学生,跟2007年度的51人差不多 – 年度之间的录取人数有小幅波动很正常。

我们都知道,用过去的数据来预测未来,本质上是错误的,只能是别无他策而勉强用之。无论你以前预测的多准、准了多少次,再来一次,你都可能彻底错了。

2008年国际学生们没给duke面子,47人被录取,只有9入学,这个年度duke ee总共只有13个新生,从前一年的20人忽的降下来了。

那到了2009年该怎么办呢?如果按照前一年年度录取接受比例(9/47=19%)做预算,duke 2009年入学发放97个录取,乘以19%,那就是做好有18-19个人入学的准备,跟2007年有19个国际学生入学保持一致。

出乎预料的是,2008年有29个学生接受了录取,录取接受比例是30%,这下子把class size扩到了33人。你说本来应该20个人的班级,突然来个33个人,学校是不是慌了?这里,warald指出两点:社会对高学历人才的要求是逐渐增加的,美国研究生院规模也是如此,2007年招20个硕士,两年后再多招几个比如24-25个也是正常的。33人入学,其实扩招的人数不是很多,并且,很重要的一点:2009年正好是美国金融危机最惨的时候,学校经费紧张,小幅度扩招一下自费硕士可以适当缓解学校压力。

下面一年招生,duke的做法就很直接了:2010年招生规模在前一年基础上小幅增加一点,从97增加到113,最终入学人数按理说也会小幅度增加吧。但是这一年的录取接受率,把duke给害惨了:113个录取,只有11个被接受了。当年的入学规模,只有15人,比前一年缩水了50%多。这是一个好大的异常现象。

经济危机了,学校缺钱,但是学生招不起来、学费收不起来,管录取的头儿要挨骂的。于是2011年录取,Duke EE系申请人数增长了1/3,但是录取人数增加了63%,达到了184个,按照2010年的录取接受比例(11/113)来算,应该会有18个国际学生入学,加上几个美国人,最终至少有20人入学,况且2010年过低的录取接受比例是反常现象。

很不幸,duke管录取的人这次又栽了,这一年度,发放给国际学生的184个录取,有50个被接受,录取接受率从前一年的10%(11/113)狂升到60%(50/184)!class size从前一年的15人、正常情况下20来人,狂增到52人。那么多学生,教授们肯定要抱怨了。

哎呀妈妈,duke管录取的人肯定满头黑线了!脸吓白了!下个年度,不用Warald多说,你也知道,要缩小招生规模!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相信你也明白:对于duke来说,录取难度有多大,他们没兴趣,他们在乎的是招到多少学生入学、如何保持预期的class size;而对于申请人来说,录取难度才是大家关注的。

从2009年开始,duke电子工程系每年收到的申请数目保持着1/3的迅速增长,到了2012年入学,收到了612份申请,其中598份是国际学生的,而且根据Warald估计,增长基本都是被中国人给带动的。这一年,拿到录取的人数降到136人,国际学生录取比例从前一年的48%坠落成了23%。

这个年度,duke终于控制住了入学规模,24个国际学生+1个美国人,坐在了ee的楼里上课了,其中包括一亩三分地论坛里自爆过的某帅哥版主。

2013年入学的数据没出来,但是warald每年都奋战在留学申请最前沿,我的直接感觉是比2012年要更难,我很期待后面的数据更新。

Duke EE过去六年招生的数据,告诉我们什么?
1)Duke EE发放的录取数目自2008年以来一直增加、从没减少,根本就没有“小年”出现;“大小年”这种表面现象,反映了每年最终接受录取入学的学生数目很难预测这一现实
2)Duke大学负责控制ee录取数目的头儿,需要采用更好的predictive models来提高他预测的准确率,再次说明data analytics有新的用武之地:)
3)Duke EE收到的申请数目,每年增长1/3,幅度惊人,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这也可以反映美国名校申请难度的增长。

Last but not least,读了我这文章,您别以为从此就掌握了duke录取的精髓了。Warald前面说了,用过去数据预测未来,本质上是错误的,比如Duke管EE录取的这位同志被替换掉,或者研究生院出台新录取政策,以往成立的道理可能就要被推翻了,不过东边不亮西边亮,还有其他学校的人会用原始的方法来控制入学人数,“大小年”现象的存在,说明data analytics的发展任重道远。另外,这个文章本质上是Warald对录取数据提供了一种解释,凭个人经验,我相信大体正确,但是Duke负责录取的人当然不会跟Warald来confirm这些分析,也不会告诉我到底是如何控制录取数目的。

数据来源:http://gradschool.duke.edu/about/statistics/masters/admece.htm

– Warald (Email: iamxiaoning@gmail.com)
博客: http://www.1point3acres.com,微博:http://www.weibo.com/warald
欢迎转载,转载必须在标题注明转载,在文章正文开始之前而不是最后,用不小于正文的字体大小,肉眼可以清楚识别的颜色,一字不漏的附带以上三行内容。否则视为侵权!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