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rDash被薅羊毛?这届商家很优秀!

每天醒来后,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点一份外卖,等着外送小哥把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送到家门口,相信是许多人习以为常的事。
近年来兴起的外卖行业,不但满足了消费者们“饭来张口”的肥宅愿望,还养活了一帮餐厅和送餐人员,不可谓不是一个多赢的商业模式。
然而,当你还在上下翻阅外卖平台上的餐馆,琢磨今天点哪家的外卖时,有人已经学会薅外卖平台的羊毛了…
本文插图均来自网络

有一种免费的午餐叫做“披萨套利”

最近,一篇关于“薅DoorDash羊毛”的文章在外网上小红了一把。
原文作者是一个华尔街交易员,偶尔会在网络上分享一些商业分析的文章。
有一天,一个开披萨店的朋友突然来问他,知不知道“DoorDash未经餐厅老板许可,私自把餐厅挂在自家网站上”的事。
嗯?这是什么情况?
一问才知,原来这位朋友这段时间经常接到一些顾客关于外卖的投诉电话,有的抱怨披萨送来时冷了;有的说披萨送错了,要求重送。但问题是,这位朋友的披萨店从来没有入驻过任何外卖平台呀!
感觉撞邪了的朋友上网一查才发现,他家披萨店的Google页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神秘地出现了一个由DoorDash创建的外卖选项。
在北美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DoorDash是北美的四大外卖巨头之一,目前在北美外卖市场上占比份额第一。如此看来,这家外卖产业的龙头老大,在餐厅入驻这一块,似乎动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然而,故事还没结束。
通过仔细查看,原作者的朋友还发现,DoorDash给他的餐厅创建的菜单上标价不对:一份原价24美元的特色披萨,在DoorDash上只要16美元。
听到这,这位华尔街交易员立刻意识到:DoorDash很可能为了吸引更多的客人,而人为降价了!
凭借着在金融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他嗅到了套利的“商机”
一份原价24美元的披萨,DoorDash只卖16美元,那谁来付这少了的8美元?自然不可能是根本不知情的披萨店老板,那就只能是DoorDash了!
那如果餐厅老板在DoorDash上给自己的餐厅下订单,不就可以赚取这价差了吗?
原作者立刻和开披萨店的朋友分享了他的想法。
起初,他的朋友并不相信,毕竟“像DoorDash这样,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成功企业,怎么可能会随便给人送钱呢?”
于是,本着大胆猜测、小心求证的原则,原作者展开了一系列实验。
他和那位开披萨店的朋友通过DoorDash在自家的披萨店里订购了10份低价的特色披萨,共支付160美元
不一会儿,开披萨店的朋友就接到了一个来自DoorDash呼叫中心的电话,向他的餐厅按原价即24美元一个特色披萨,预定了10个特色披萨。很快,一个DoorDash的外送小哥拿着信用卡现身,支付了240美元。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
抛去披萨店老板制作披萨的成本70美元(一个披萨成本7美元,原料6.5美元,盒子0.5美元),再算上他自己支付的160美元,一波操作下来,他们总共从DoorDash身上净赚了10美元
听起来并不多,是不是?
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披萨是送给披萨店老板自己家的!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在做披萨时偷工减料,甚至只在盒子里放一个面团!这将大大节省成本。
于是原作者开始了第二个实验。
他们还是下单了10个特色披萨,但这次披萨店老板没加入任何配料,每个盒子里只糊弄的放了一个面团。而在当时,面团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开披萨店的朋友表示疫情爆发后情况或许有所改变),那披萨店老板只需要承担5美元的成本费,加上下单花费的160美元,就成功从DoorDash薅了75美元!
这个利润已经很可怕了。只要按照这个套路重复几次,一晚上就可以获得几百美元的纯利润!而且也不用担心被客户的投诉,毕竟自产自销呀!
最有意思的是,在原文中,作者表示为了好玩,他们在几个星期内连续几次这么操作,想看看DoorDash会不会发现。
结果是,完全没有。
也就是说,餐厅们完全可以用这种方法,不断地从DoorDash身上薅羊毛!

DoorDash其实也在薅羊毛…

然而,不要觉得DoorDash很可怜,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也不是完全无辜的,甚至可以说有点咎由自取。
毕竟,DoorDash的发家,就是从薅餐厅们的羊毛开始的。
1. DoorDash的商业“诡计”
在DoorDash刚刚创立初期时,它的创始人Tony Xu就在没有告知餐厅的情况下,偷偷把周围8家餐厅的订单信息放到了网站上。就这样,网站上线仅45分钟,就成功产生了第一笔订单。
可见,未经餐厅许可就把餐厅放在自己网站上这件事,DoorDash是惯犯了。
大多数不提供外卖服务的餐厅,起初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加入了DoorDash这个外卖平台的,就和上文那个披萨店老板一样,不知不觉中就“被”外卖了。
也正是因为餐厅不知情,DoorDash在这里面的可操控范围就大了。
DoorDash声称它们的主要收益来自于顾客们支付的配送费,以及餐厅们给每笔订单支付的抽成。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少人发现同一家餐厅,堂食和在DoorDash上下单的价格是不一样的。虽然也有为了吸引顾客下调价格的情况,就和前文一样(当然,原作者也提到另一种可能:DoorDash自动生成菜单时,出现了错误),但更多的时候,DoorDash的标价是比店里更贵的。
餐厅老板不知情,而订餐的顾客也只以为餐厅涨价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中,DoorDash靠差价赚了不少钱,闷声发大财。而餐厅老板们不但没多赚一分钱,还要背上涨价的黑锅,有苦说不出。
更糟的是,有些食物只适合堂食,作为外卖,放久了味道就不对了,顾客们一旦因此留差评,就是对餐厅声誉的一个巨大打击。而且,在订餐过程中一旦产生任何问题,最后也是餐厅老板背锅。
所以,发现这个事情后,自然有许多餐厅老板感到愤怒。
2. DoorDash薅外卖员的羊毛:小费抽成制度
不但如此,DoorDash除了薅餐厅的羊毛,更是连自己家外卖小哥都不放过。
目前,DoorDash共拥有约40万名Dasher(DoorDash对外卖员的昵称),他们是独立的个体送货司机,并不是DoorDash雇佣的正式员工。
了解过国内美团、饿了么等外卖App送餐机制的朋友们可能知道,国内送餐员的收入基本来自于配送费,送一单,根据距离不同,一般在5 – 10元之间。
DoorDash的Dasher也差不多,基本收入来自于公司支付的每笔订单的配送费。
这个配送费一般先由顾客再下单时支付给公司,每单大概在1.99 – 5.99美元之间,公司再按照自己的政策抽成后,付给Dasher。
和国内不同的是,美国还有个约定俗成的小费文化:给餐厅的服务人员,占消费总额一定比重的小费。
外卖行业也不例外,许多顾客都会给Dasher一些小费,大多在0 – 5美元之间。其实对Dasher来说,如果没有小费,接下那些配送费较低的订单就没什么意义了。
根据一位在亚利桑那州为DoorDash送餐的司机透露,小费在Dasher们的收入中占比很大,估计有三分之二,甚至更高。他表示,他们每小时大约可以配送3次,因此如果以2美元每单的基本配送费计算,每小时只能赚6美元,而且还要用自己的车,烧自己的油。所以小费带来的额外收入十分重要。
从顾客的角度来说,支付一定金额的小费,也能激励送餐员们接受订单,并提供更快更好的送货服务。有些顾客为了感谢送餐员,还可能会给出超高额的小费。
然而,这可又让DoorDash有了可乘之机。
从2017年起,DoorDash一直在用顾客们给的小费支付Dasher们的基本配送费。
也就是说,Dasher们本来可以获得公司给的基本配送费 + 顾客给的额外小费,但是最后拿到手的却只有基本配送费。
剩下的钱呢?自然是被DoorDash黑掉了!
这就很伤了。。你以为你给的小费是给送餐员的嘉奖,但其实是在帮DoorDash省钱。
有时,如果一次订单的小费足够高的话,DoorDash自身只需要向驾驶员支付1美元的基本配送费。
而这种公然“霸占小费”的行为,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DoorDash的这种“小费抽成制度”在2017年生效后,经常能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一阵阵小骚动。但都被DoorDash的各种狡辩、公关,给糊弄过去了。
DoorDash一直在暗示、引导公众们相信:外卖送餐员其实还挺喜欢这种“不公平”政策的——他们通常是单亲妈妈和大学生,相比“斤斤计较”地追究每一笔小费,他们更看重这份临时工作的灵活性和能锻炼自己性格的可能性。
不得不说,也是逻辑鬼才。
2019年7月,《纽约时报》的记者安迪·纽曼(Andy Newman)发文章,揭露了他在纽约市担任外卖送餐员时噩梦般的经历,DoorDash贪小费的事情再次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直到19年底,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卡尔拉辛(Karl Racine)对这家公司提起诉讼,称该公司的小费制度是在欺骗消费者,再加上舆论上的压力,DoorDash才终于妥协,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现在,无论小费如何,DoorDash都必须补贴给Dasher们最低2美元,最高10美元的配送费,并且DoorDash还与一个独立的第三方合作,用来证实小费100%都付给了送餐员。

美国外卖行业的现状

那么,像DoorDash这样估值几十亿美金的知名企业,为什么要做这种上不了台面,甚至有点掉价的事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美国的外卖平台们互相争抢市场份额的过往和有些尴尬的现状。
北美现在有四个外卖平台巨头:DoorDash, Grubhub, Uber Eats和Postmates。
其中,Grubhub是最早开始做外卖平台的,也是最早上市的(2014年上市)。作为外卖行业当年的龙头老大,Grubhub的服务范围主要是那些本来就有外卖服务的餐厅,为它们提供一个统一的订餐平台,但是由餐厅老板自己承包配送。
这个方法在当时是有革新意义的,但Grubhub忽略了许多中小型商户并不具备配送能力,这也在后来给Grubhub的发展慢下了隐患,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其市场扩张。
而这个致命的弱点,让2013年才创立的DoorDash有了机会。DoorDash的创始人Tony Xu将目光放到了那些还没有外卖服务的餐厅身上,要知道,当时美国约有85%的餐厅依旧不提供外卖服务,这远多于Grubhub能服务的餐厅数量。
但要说服这些不提供外卖的餐厅加入自己的平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也就有了上文所说的,未经餐厅许可,偷偷把餐厅挂在外卖网站上的事。
自此以后,DoorDash就开始了拼命烧钱,赢取市场份额的旅程。
Grubhub原本以为市场已经接近饱和,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都被他们占据,结果没想到DoorDash横空出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另外两家外卖平台Uber Eats, Postmates也瞄准了这一点,加入了外卖市场份额的角逐之战。
一直到如今,昔日的外卖龙头老大Grubhub风光不再,屈居第二,而DoorDash则成了外卖届的新大哥。
今年2月27日,DoorDash宣布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美股上市的IPO文件,这将成为2020年最受瞩目的IPO之一。而Vox也在差不多的时间报道了Grubhub可能被出售的新闻。
一家巨头宣布即将IPO,另一家却可能被出售,商战的残酷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虽然DoorDash在这场外卖行业的“战争”中暂时领先,但它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
不顾一切的超速扩张,不但使他们做了不少不道德的事情,还使得目前的营业规模超过了销售团队的承受能力,餐厅那边的后端技术也没有跟上,所以无法显示食物什么时候能被准备好…
而DoorDash的经济效益,通常是由一个人在一个小时内能完成多少次交付来决定的。
因此,上述的这些弊端,都意味着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被浪费,用户体验无法得到提升,也使得DoorDash必须为消费者提供促销和退款,以弥补损失,这就导致大量经费的支出。有传言说,DoorDash在2019年实际损失超过4.5亿美元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这么大一家独角兽还要贪图配送员“那一点”小费的原因吧。
。。。
说了这么多,小编还是不得不承认,外卖平台是真的好用啊!
 
在祖国就已经被美团、饿了么惯坏了多年,现在完全无法想象不能点外卖的生活。
 
还是希望DoorDash,Uber Eats等各家送外卖的平台,能找出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让餐厅、消费者、送餐员和平台自己都满意!

数据来源

截选自一亩三分地疫情网站

 1point3acres | 一亩三分地

往期精选 
沉默的大多数用钱表态,这家手表零售商因支持警察而收到大量订单
美国确诊破200万了,梳理疫情时间线,介绍疫情网站数据团队幕后工作
21名众议院议员写信支持OPT,要求优先解决国际学生签证问题
中国大陆本科生赴美读研要成为历史吗?美国政府签证禁令来了!这里有详情和分析
想支持BLM得先考虑身份,世界经济想与中国脱钩很难,疫情后老年人想退休不容易
后台回复:APP
下载一亩三分地看帖回帖更方便!
海量内容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