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申请

美国新式教育悄然盛行,亚裔硅谷家长挑战传统教育!谁说国外是“快乐教育”?

越来越多的华人通过科技移民的方式来到了硅谷,随着工作和家庭的稳定,他们开始面临在美国抚养和教育孩子的问题。

而且来到国外以后,才发现这里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对比国内有过之而无不及,并没有传说中的“放羊式教育”。

硅谷有着优质的教育环境,高质量教育也世界闻名,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下,目前旧金山所有的学校都要求远程教学,课外活动取消…传统优质教育因此面临挑战

孩子长期缺课让许多家长十分焦虑,因为忙于工作的他们难以集中精力管理孩子的学业。而且许多孩子在没有与老师的监督下,也很难集中注意力或保持积极性。

不过,这点困难可难不倒有钱有技术的硅谷人。

微型教室兴起

Lian Chang,曾是一名科技工作者,她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群,名叫Pandemic Pods ,这个群可以为老师和家长建立联系,群里有老师有家长。Pandemic Pods建立才几周,会员数就激增到4万多人。

Pandemic Pods之所以这么火爆,是因为它可以为这些技术精英的孩子提供高端私人家教服务,帮助孩子获得最优质的教育,成为像父母一样优秀的人才。

但是,Pandemic Pods可不是传统的学校! 它挑战传统学习模式,让一群孩子在学校之外的地方聚集起来一起学习成长。

家长们雇佣私人教师来给一群孩子上课,学习地点甚至可以选在一位家长的家中。收费标准大概范围在每小时80美元左右。家长们也可以共同雇佣一个保姆,为婴儿和学步儿童提供看护服务。

这种微型学校的热潮悄然兴起,硅谷已经出现了一大批这样的初创公司。据说,一位母亲花了几千美元把家里的的游戏室改造成了教室,供孩子们上课。

Langley Eide是一家工业无人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她也是这群父母其中的一员,她评价这种模式:“ 这种教育类似Uber的运营模式,将教育者和家庭联系在一起,家庭可以为家庭教师打分。”

EdChoice在9月初进行了一项实地调查,有69%的教师表示他们有兴趣在Pandemic Pods中进行教学。

亚裔子女教育

地里有用户曾经发帖,询问大家 “在美国如何确保孩子的基础教育?”

我自己还没有孩子,但准备要。我和老公都讨论过将来如果有孩子的话,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个人比较担心数理方面的教育。因为我之前去的是一所top3藤校读博,TA了一门入门课(理科),所有知识点其实就是一带而过,但竟然有本科生连何时概率相乘这点都不知道。后来去了一所比较差的大学就更可怕了(譬如工科生不知道向量是什么,做一道取微分的题时用了取积分的方法,等等)。

我老公是美国长大的,他的说法就是学校很重要,好的公立中学的重点班通常学习氛围比较好,学生都比较competitive,能起到督促作用。总而言之我个人的感觉就是在数理方面,学校并不会要求特别扎实的基本功,考大学也不太需要。这导致了对数理不太感兴趣的学生过早地认为自己数学不需要学得好而过早放弃。(譬如我身边也遇到过不少念生物的美国研究生想转行时,才发现自己数学基础太欠缺)。当然我的这些观察和理解都是非常片面的,所以希望大家提供不同的观点。

@JoyForce回复:

周围同事的小孩都是上私立,学的内容倒是挺多的,孩子也挺累的。

@ 图拉真回复:

请上私立学校! 我的一个中国同事60岁了 ,他有两个孩子,每个人都是读的私立高中和大学,大学我不知道,高中是每年学费4万,他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是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他们的朋友圈全是贵族,有的家里还有上千万

美国精英教育

其实不仅亚裔,科技界对孩子的教育都非常关注

Addie Bjornsen是一位在硅谷的工作的女士,她说:“在湾区有一种心理,那就是我的孩子必须是最好的孩子中的佼佼者。我的孩子必须去斯坦福大学或其他顶级名校!这也意味着父母会“不择手段”地确保他们的孩子获得成功。”

Bjornsen的孩子才两岁,准备在九月份上学前班。但是初为人母的Bjornsen慢慢了解到,想让你的孩子进入一个“好”的幼儿园是非常不容易的,竞争压力也特别大。包括几个小时的线上面试,给学校手写几页“情书”(love letters),甚至还要给老师很多礼物……

对于为什么这样重视孩子的教育,Bjornsen也坦言:“我们不得不”跟风”,因为不想让别人认为我们对女儿的未来漠不关心。希望孩子去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已经搬回英国养老了,因为我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

Bjornsen所说的压力在硅谷这样人才济济的地方可不少。如果你听说有人刚大一就学微积分、六年级考SAT拿2350分及以上,14岁考上斯坦福、未成年就自己创立公司等这些故事,请不要惊讶,因为这里可是硅谷。父母争相“拼孩”的压力来自于,在这里总有一些人的孩子看似更优秀更努力。

美国学区房

在国内,学区房这个词已经屡见不鲜了。一提起学区房就是贵且旧,一想到就是这样的:

也是这样的:

“一切为了小祖宗” 这个标语可不只是国内家长的专利。

美国家长,尤其精英阶层的家长为了让孩子进入名牌大学,就必须先让孩子先进入一所好的小学和中学。 让孩子按照学区上一所顶级公立高中是至关重要的,因为顶级公立高中的名牌大学录取比例要比普通私立高中更高。

API是美国家长选取学区房的标准,即加州公立学校学术表现指数(Academic Performance Index)。加州政府通过每年API分数来衡量各地中小学校的表现,它通过学生在加州标准测验 (CST) 中的数学、科学和社会科学等学科所取得的成绩来进行评估。

美国学校对学区的标准是实际居住,而不是房屋产权,可以是自己的房子,也可以租房。也就是说,入学不需要房产证,需要的是真实居住在这里的证明。一般来说,就是提供水电费账单、银行账单等。

按照家庭地址划分学区(School District),学区内通常会有Assigned Schools(指定的公立K-12学校),直接报读指定学校肯定是最容易的。(可以在 GreatSchools.org 上查询你被划分在哪个学区)

PolarisList最近公布的“全美最佳高中榜单”显示:全美范围内,东海岸(East Coast)的高中在榜单前10占据多数席位。其中,位于加州帕罗奥图市(Palo Alto)的 Henry M. Gunn High School尤其亮眼,该校有11人进入哈佛、12人进入普林斯顿大学、14人进入麻省理工大学。

“课外班”与“快乐教育”

在Facebook、Telegram和许多社交媒体上,有许多许多家长群,这群家长为孩子在美国的教育努力着,互相分享考试消息,课外班对比等信息。

这非常符合今年很流行一个词,叫做“内卷”,指的是:“某个领域中发生了过度的竞争,导致人们不得不进入互相竞争、内耗的状态。” 这场教育之战非常国际化,卷的是美国整个中产和精英阶级的教育资源。

哈佛大学对2021届新生做了一份最新调研,内容包括新生的学术、生活以及家庭情况。结果显示,近三成新生的父母或亲戚,都是哈佛校友

这个就是哈佛的“传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即父母其中一方是校友子女,可以被考虑优先录取。

美国顶级大学录取看中孩子的德智体美,可这背后则是需要花大价钱上课外兴趣班。美国家长为了升学让孩子学马术、帆船和高尔夫等培养高级兴趣爱好。这样就造成家长之间出现“升学兴趣班鄙视链”,甚至学钢琴因为太老套排在鄙视链底端…

当然,大学录取还看中推荐信,更是需要有社会学术地位的推荐人。比如申请西点军校,则需要议员推荐信,普通人家根本没有机会认识。

这也就解释了精英家长们为什么一定要让孩子上好学校或者私立学校,因为公立普通学校的“快乐教育”培养孩子无压力,让孩子之间的差距逐渐增大。

当在“快乐教育”下的孩子无负担的玩游戏看电视时,硅谷父母却对电子产品说不。

苹果CEO库克曾表示,自己的侄子上还小,不可以上社交网络。比尔·盖茨禁止他的孩子在十几岁之前用手机。乔布斯也禁止让自己孩子在年幼时靠近手机等电子设备。《连线》(Wired)前主编Chris Anderson,目前是一家无人机公司的CEO,他对孩子制定了有严格的时间表:

亚特兰大公立学校的社会和情感学习专家 Clara Totenberg Green评价说:“创办Pandemic Pods微型课堂或参与共享学习项目的家长主要是富裕的白人和亚裔。就算孩子暂时没办法回到学校正常上课,那些有能力有钱的父母也可以帮助孩子获得优质教育,而许多低收入的孩子在没有电脑和网络的情况下输在起跑线上。”

一位加入Pandemic Pods微型课堂的母亲, 她也是一名硅谷科技工作者,她将这场教育竞争比作体育赛事:“在一场比赛中,教练会告诉球员不要跑得这么快吗?在这场人生的比赛里,不要恨球员,不要恨教练,要恨就恨比赛。”

显然,如果“教育子女”是一个游戏,硅谷的父母肯定知道要怎么赢。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