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律所透露:特朗普即将禁止H1B入境,申请费涨到2万刀,OPT延期取消,只有少数人能申请!

美国时间6月9日下午,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透露消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发布新一轮禁令!
这次针对的是H1-B, OPT & Extension, H4 EAD,H2-B, L1-B, 以及部分J-1等签证

开篇说明:

截止发稿时,主流媒体中CNN有文章提及此事,但没有提供多少细节;Forbes也有文章但比较模糊。此事目前属于“无人能证实的内部消息”,消息来源中多次使用了“Rumored proclamation/regulation”。

消息来源有多处,分布在律师事务所自家网站,和律师们的Twitter、Linkedin、Facebook等各个平台。

最大最全的信息来源,是一家律师事务所,Kuck Immigration Partners LLC,下面简称“Kuck律所”,其大老板是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ILA)前主席、Emory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获得过很多荣誉;律所网页显示有40几名员工,规模不小。


Kuck律所敢发布这样的消息,而且提供大量细节,因此,我相信不是“空穴来风”,应该是因为影响巨大,所以被相关人士透露出来,借律所传递信息,看各界反应。而我这个文章,也主要参考了Kuck律所的。

Kuck律所透露的细节总结 和 我的分析:

我选取跟一亩三分地用户们关系比较大的几条进行逐一点评。


1. 禁止H1-B/H2-B/L-1/J-1入境,时间长度可能是180天,直到总统竞选结束。

这次,特朗普打算依然使用《美国移民与国籍法》212(f) 条款,总统可以以“Detrimental to the interests of the United States” 为理由来禁止外国人入境。

注意:跟上次针对F/J签证的禁令一样,限制的是“入境美国”,并非针对美国境内的H1-B等。


【Warald点评】

这条依然可以被挑战,总统需要证明:H1B等签证入境,对美国利益是致命的。

而起诉的一方则可以声称:移民促进了美国经济增长,创造了就业机会。之前美国也有科研所做过研究,结论是支持这个观点。


在CNN的英文报道中,美国移民律师协会政府关系总监 Greg Chen也说:“Why would he want to cut off critical workforce that will help the economy recover?”


但我认为,主要问题是:“搁浅”在美国境外的H1-B签证持有者是少数,是否值得各方针对这条入境禁令发起诉讼?ROI(回报)是否太低?


还有一个问题:受禁令影响的H1-B,人在海外,能否为自己请律师发起诉讼?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欢迎达人们里一亩三分地分享。


【结论】

目前人在海外的H1-B/L-1等势单力薄,可能会遭殃。

2. OPT延期会被取消,OPT只有一年。

对OPT也会有限制:并非每个人都可以申请。

律所消息源给的例子是:top of their class (perhaps top 15%)


【Warald点评】

修改OPT extension必须要走公示,也就是有public notice and comment流程。


回顾当年,OPT extension也经历过波折。我在佐治亚理工学院主页上找到了一个历史回顾:

  • 2008年,国土安全部发布了STEM OPT延期规定;

  • 2015年8月,也就是7年后,一个反移民组织起诉国土安全部,认为OPT延期在审批过程中违规,没有经过公示,不合法,要求废除。

  • 2015年10月,美国联邦法院认定2008年的理工科STEM OPT延期法案不合法,将于2016年2月废止。

  • 2015年10月19日,国土安全部发布草案,开始公示。我们也在一亩三分地组织大家写评论,地里群众们像参加圣战一样为之努力!

  • 2016年2月5日,国土安全部将最终的STEM OPT延期法案提交上级审批。

  • 2016年3月,STEM OPT延期正式生效。

这次如果要取消OPT延期,国土安全部有权力通过Interim Final Rule,直接颁布,但下面有极高概率,会被上诉,重新走公示流程。


至于只让少数优秀学生申请OPT,更容易被推翻。这里就不吐槽 “牛校普通学生 vs 普通学校前15%” 之类的话题了。槽点太多。。。


【结论】

取消OPT延期和修改OPT申请标准,会遭到极其顽强的抵抗,很难通过。

3. H1-B申请发生重大变化

申请费从几千美元涨到20,000 – 没错,两万美金的申请费

美国移民局(USCIS)经费来自于各种签证和移民的申请费,并没有联邦财政拨款。疫情期间,因为业务停滞,USCIS收入大幅降低,财政赤字已达12亿美元,急需国会拨款救助。

H1-B规则会被加强(管理更严格)。还有一个正在讨论中方案是:以前H1-B只需要雇主先申请 a certified Labor Condition Application(LCA),今后让雇主和其客户都必须申请LCA – 听上去是限制ICC的。

【Warald点评】

Kuck律所文章中指出:

As a user-fee supported agency, it is very unlikely USCIS on its own authority can impose fees other than those necessary to cover the cost of adjudication.


这个我很赞成。移民局需要justify 申请费为什么陡涨到2万美金?作为政府机构,它家的收费必须合理。


地里也有同学参加了一位移民律师 Greg Siskind 的讲座,这位律师认为:涨价需要国会批准。


【结论】

大幅涨费用,很难通过。

把H1-B申请弄得更难?这个可能性存在。

4. 取消 H4 EAD

不多说了。。。既然要针对H1-B,那就不会放过配偶们。

【Warald点评】

H4 EAD一直在打官司,可以说,是“最坏情况下”各种签证的走势,很有借鉴意义。


给大家说下H4 EAD打官司的timeline:


  • 2015年4月:Save Jobs USA起诉国土安全部,希望阻止H4 EAD政策试行,这个组织声称:国土安全部根本就无权给H4们发放EAD工卡

  • 2015年5月:国土安全部宣布允许符合条件的H4申请EAD卡工作 – Save jobs USA在此之前,就发起诉讼了

  • 2015-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发布Executive Order 13788(Buy American Hire America),H4 EAD面临取消压力

  • 2017年12月:国土安全部宣布开始考虑取消H4 EAD

  • 2018年12月:法庭允许印度人的移民组织 Immigration Voice 代表H4/H1-B们参与诉讼

  • 2019年春季:国土安全部宣布打算取消H4 EAD卡

  • 2020年春季:H4 EAD依然有效,官司还在打。


【结论】

瞄准H4 EAD毫无意义,5年了,官司还在打着,横竖都得等法庭判决。

关于这次Proclamation发布的时间:

Kuck律所的消息源声称:最早周四,也有可能周五下午。

关于生效时间:

Kuck律所的消息源声称:可能是六月最后两周,但最早可能是6月15。
还有可能入境的,抓紧时间快点回美国!


是不是生效了,厄运就立刻来临了?


田纳西州的律所 Siskind Susser PC网站上说:

The American Immigration Lawyers Association will be seeking employers willing to participate in a large lawsuit across the US in a variety of industries.


可见,移民律师们会准备好,如果总统越权,下面就开始打官司。


打官司第一步是申请injunction,也就是暂停禁令执行、一切照旧,一直到官司打完为止。过去5年里,H4们一直可以申请EAD卡、一直在工作着。


如果修改OPT法规,那最终必然要走公示,我们要跟上次一样,发动群众,积极参与!圣战2.0!


我在美国境内,是否会受影响?被驱逐出境?

总统会不会直接取消H1-B签证?


我之前撰文谈过:

  • 国务院有权力取消任何人的签证,但只能取消你的“入境许可(Visa)”,无法取消合法入境者的境内身份(Duration of Status),你只要有合法的身份,就不会被驱逐;

  • 无论是谁,都无法直接取消H1-B工作签证,必须经过美国两院投票,H1-B很难被撼动;

  • 即使只看共和党,其内部就移民/国际学生/OPT/H1B这些问题也存在重大分歧。


也就是说,其实不怕去国会投票,因为这些改变,有很高的概率,无法通过。

相信很多人的反应是:特朗普疯了吗


首先,禁令目前并未公布,可能迫于各界压力,最终流产;甚至,也有可能是总统故意放出风声,看各界反应来定。


此次发文章的Kuck律所,尽管老板是权威的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前主席,但也可能是直接或者间接、有意或者无意的“政治棋子”,“被当枪使”。


其次,禁令内容最终可能发生变化,未必是目前透露出来的情况。


Kuck律所也给出了他们的观点:

Obviously, this news will strike many of you as simply fanciful talk. The reality is that, given the current political climate, and the polls running strongly in favor of Biden, many of the anti-immigrant appointees believe that their time is limited to make substantial negative changes to the legal immigration system. They feel the need to “strike while they can” knowing a different President will not tolerate the anti-immigrant impulses of the current administration.

下面会发生什么?

禁令影响范围太广,未必会颁布,或者最终版本被修改的厉害。前面说了,甚至有可能是Kuck律所,自愿或者无意中被作为枪使,来刺探各方反应。

如果真的发布这些内容,美国各界会炸掉

  • 美国严重依赖H1-B和OPT的众多公司,会发起诉讼;

  • 美国大学也会要求对OPT延期进行公示;

  • 移民律师不希望H1-B申请锐减,为了“饭碗”而全方位狙击;

  • 有些深受其害、退无可退的移民,会自己告政府;

总之,会非常热闹。


理解大家可能心情很糟糕,但是参考H4 EAD历时5年还没定论,我们没必要沮丧。希望这个禁令最终流产,但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我们也算是近距离观摩美国民主:总统到底有多大权力?在法庭上,谁赢谁输?这个国家收了我们那么多税钱,它的法律如何保护我们?


另外,还是要重提我反复说过的一个观点:今年整年,如果没什么刚需(比如亲人病重见最后一面等),不要做任何会让你发身份发生变化的事情(比如离境、跳槽)。


再次提醒大家:美国并非总统说了算,涉及到法规(Statute or regulation),都有法律程序要走,Rule-making都会花时间。他真正能禁止的,也只有入境禁令,而且,即使这个权力,也必须是”对美国利益有致命危害“才可以使用


我还可以做什么?


大家可以去跟学校、公司等负责人联系,引用Kuck律所的文章,表达自己的顾虑,让他们出头联系议员、动用专业人士游说。最好的情况,就是让这个命令基本腹死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