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的信息

未必100%准确,但是应该差不多。

父亲是宁波一个大学的老师,毕业于上海水产大学,英语很好。

按照毕业学校的档次,能到VT,我觉得这个是很出色的申请结果。申请的牛人。

跟朋友说学习压力很大,担心没有奖学金,而且更喜欢金融,想转专业。

但是金融行业垮了,似乎他的股票也赔光了,经济上损失很大,而且女的给他雪上加霜,1/7号朱海洋就在blog里说想自杀或者杀人。杀人的刀,应该是提前准备好的,昨天去见面就是要打算砍了小姑娘。

女的把他列为emergent contact,看来是申请的时候跟朱很熟悉了,网上有人揣测是利用完朱后踹了,不知道是否是对死者的污蔑还是真实情况,不过,的确有些女的是利用男的来美国然后一路高升一路踹 — 复杂点的有前Iowa state的某女助教,现在该人已经从该系主页上消失了。warald个人观点,人这一辈子,都是要利用人和被人利用的,没什么值得痛恨的。如果“利用”这个词语不好听,就是高尚点的说法,“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关键是自己得看开了,不要计较一时得失。

可怜可恨的朱同学。。。女的也很可怜。无论对错是非,两个家庭都毁了。。。 这年还怎么过啊

人得学会处理压力。申请完了是学习;学习不满意可能要换导师转专业;学习完了是要毕业;毕业完了还要就业;就业完了是绿卡;绿卡的同时还有公司里的升迁甚至失业再就业;有了工作还要买车买房,要还贷款,如果同时失业就更糟糕。恋爱之后要结婚,结婚以后难免跟父母跟家庭有冲突,结婚以后很多人要孩子,养孩子就更不是一般的麻烦。

人这一辈子永远都是都是在压力和解决压力中度过的。朱同学倒在了前面,后面的事情他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了。

还有,还是那句老话,珍惜生命,远离股市。—- 这个绝对是大导火索。有钱但是没了girl,很多男的还是可以接受的。两手空空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能把人头割下来,朱同学也够狠够变态 — 一刀断头的大力士是很罕见的。

[update]上面内容是新闻出来当时写的,个别地方turn out to be rumor,请参考评论里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