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招生录取多样化、同校申请内耗对中国名校学生的冲击 – 有时候,做牛后比作鸡首要惨

前面写了《学霸踏营的后果》,这里再进一步谈一下美国大学招生多样化政策导致的同校申请人内部竞争。

高考的时候,学生和家长观点都很一致,除非有啥特殊原因,否则能去清华的绝不会去个差点的学校。即使明知去了清华,要出头很难,大家也不会选择去北邮、北航当领头羊。这个观点,大体上就是“宁为牛后,不为鸡首”的意思吧。Warald这里并不打算评价这种观点的对错 – 在我的观念里,任何事物的对错、优劣,都是相对的,得看具体是什么场合。

我这里说的场合是申请美国大学研究生院的自费硕士录取。而且,我说的是“有些时候、某些情况下”,并非“统统的成立、绝对的没错”。

假如美国大学某系的录取委员会,看到两份申请,一个申请人来自名校比如清华或者上海交大,但是成绩平平;另外一个申请人,学校名气逊色不少,比如电子科技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厦门大学的,但是成绩明显好很多。

这两个人该如何选择?给哪个人录取?

美国有些学校是只认牌子的,只要是清华的,哪怕成绩平平甚至80刚出头的,他们也觉得更优秀;啥北邮、人大的,除非背景极其耀眼,否则靠边站去 – 当然,美国也有很青睐北邮或者人大的个别院系。这种“卡出身”的美国大学,如果你就读的学校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可以考虑直接躲开、不申请。

同时,也有些学校讲究多样化:清华很好,那给10个录取,最终会来三四个学生;中科大、北邮、北航这些档次的学校,每个给1-2个录取,总数上发20来个;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读本科的中国人,也给20来个录取;然后在其他普通中国大学里,比如东华大学、山西大学、天津理工大学这类学校,看看有没有整体感觉比较好的,有时候会给上个别录取,如果没有看着满意的,就全据掉。

这样加起来给中国学生发生50来个录取,能来个15-20个,再加上同样数量的印度人,本系毕业的本科生也招一点,其他多国部队再招点,新一级的自费硕士生总数有40-50人,规模就挺大了。

在这个过程里,尽管表面上所有申请人都在一个“pool”里游泳,但是实际上大家在不同的泳道里竞争:清华那个专用泳道人多、热闹,大家只需要击败本校的对手;北航出国的人少,就跟北邮、中山大学放在一个泳道里了;大学四年在cafeteria里吃腻了beef or chicken的美本们在一条道里。

各个泳道里靠前的都会被录取。最后,教授们一转身,呀,旁边一个水洼里还有一个小青蛙在努力的游着,看着也很顺眼,翻过肚皮一看,写着天津理工大学,顺便也录取了吧。

很明显,清华里的“牛后”们比较悲惨,这种“内耗”对他们影响是很大的:名校里GPA低的学生,可能没啥活路。最近几年,清华北大都出现了申请自费硕士惨败的人,我这里说的失败,是没有任何录取,被他们选取的保底学校也给拒了。

不光是以清华为代表的中国顶尖学校,北邮、哈工大等重点大学在大牛后边的学生,也会受影响:每年分给他们录取数目也有限,牛人拿了以后,其他人就没份了。牛人再牛,也只有一个屁股,只能座在美国一个大学的课堂里,他们手里的其他名校录取,被拒掉以后通常就做废了。

Warald给国内非211大学的学生,申请到过Yale、Cornell、CMU这类名校的自费硕士录取。国内这些学校里,托福和GRE能考出理想分数(比如100TOEFL+320GRE)的人,肯定远不如名校的人多,另外,普通学校里打算出国的人数寥寥无几,留学气氛薄弱,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有主动性、有能力考出不错的成绩,也挺不容易的。往乐观的一面看,在小水洼里出头是挺难的,但是机会也是有的。

总的来说,

某些美国大学的招生特点,造就了这样一个现象:高考以后上大学,大家天上地下有很大差别;但是四年以后,在申请美国研究生录取的时候,重新洗牌,有些原本不在一个世界的人,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其实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样运转的:申请读研究生的时候,大家天上地下可能有很大差别,但是两年后找工作时,有些人又可以获得重新洗牌的机会,无论是NJIT还是CMU毕业,都进入Apple工作的时候,大家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