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说说在美国作终身教授(faculty)的情况(中)

接上篇《简单说说在美国作终身教授(faculty)的情况(上)》

一般开始工作的第一年,AP们都会被teaching累的要死。讲课很累,学生很挑剔,有时候还会遇到烂学生,你恨不得给他两耳光,但是还得为人师表作耐心状,系主任拿着你的teaching evaluation还要跟你谈话,如果第一学期表现不好(尤其是非英语母语的新教授),后面还要有进步,否则,将来学校在评审是否给你终身职称的时候,就会被揪出来批判,如果你是teaching school的老师,你的主要任务就是teaching,这个就是no.1的大问题了。前面2-3年过后,teaching方面熟练了,日子也就好过很多;据Warald所知,有些学校很nice,过了前面几年,也会帮你减低teaching workload,让你有更多时间作科研。

非teaching school,也就是要做科研的学校(也可以认为是排名好、名气大的学校),ap们时时刻刻都在被申请科研基金(funding)折磨,天天写各种proposal到处申请,希望能被批准。前段时间哈佛大学某位拿了终身教授的老师,毅然辞职去了工业界,blog里面写了篇文章,Warald记得他好象说是1/3的时间用在写funding proposal上,感觉纯粹是浪费人生。老师们申请科研基金,大多数被rej,有些competitive的funding,成功的比例也跟拿phd offer、找好学校的faculty position一样,奔着百里挑一去了。所以还在申请的小筒子们,要珍惜手里的RA,那是美国教授们用1/3人生燃烧出来的、百里挑一剩下的血汗钱哪~~hoho

junior faculty也就是assistant professor们,至少eecs类,流行拿NSF Career award或者各个funding agency的young investigator award(就是专门设立给新老师们的科研基金,免得小鸟们被大牛们抢的没活路),数额上平均一年8-10万的科研基金,学校先要刮一层皮,收取提成,据说有的学校/专业能给恶狠狠的抽走接近50%,有人说好多学校得抽至少30%,也有cs私立学校的professor跟warald说是20%多。所以同学们也理解一下为啥老师们给offer很谨慎,funding来之不易,还要雁过拔毛。

拿到一个这样的funding之后,加上一些不错的publication,teaching evaluation还不错,评终身教授的大问题就解决了。eecs的典型情况,就是拿到一个给junior faculty的funding(而且是nsf小鸟career award居多),总数3-5年之内给30-50万美圆,publication磨蹭几年总是有的,最终拿到tenure是正常的结果、大多数的情况 — 当然,各个专业的情况有所不同,各个学校情况也不一样,但是整体上,作牛作马六年之后,拿到tenure的比例挺高的。

继续阅读《简单说说在美国作终身教授(faculty)的情况(下)

– Warald (Email: iamxiaoning@gmail.com)

同步更新博客Blog: http://www.1point3acres.com/ http://blog.sina.com.cn/warald

欢迎转载, 转载必须保留我的ID & Email & Blog, 否则视为侵权, 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