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北美原创小说】人工爱能

有同学留言问Warald为啥博客和微信公众号都不更新了,还有人询问W叔是不是病了,我好感动。
每年11月到1月是我最忙的时候,留学申请服务的客户有deadline,必须要提交上申请;就业服务客户也在找实习、面试。服务这些客户是我的最高优先级,所以我每年年底都会“闭关”一段时间。最近度过了最忙的时候,客户们也开始领UIUC CS、UCSD ECE的offer了,这周末先大吃大睡修整一下,然后继续开工 ^_^

这次推荐地里一位同学Jason Liu写的小说,我觉得很有意思。

有些打着硅谷字眼的爱情小说,内容离事实严重偏离,一看就知道作者对硅谷生活不了解。尤其是看到描写某个普通小码农周围大把妹子可以挑选,来段三角四角恋,甚至还有女同事搞搞暧昧调节气氛,这种情节,难道我了解的硅谷码农们都是假的么?

Jason是位典型的码农,上海交大本科、UIUC硕士。他写的故事很好,嗯,我们码农里也有文艺青年!而且,关于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描述,我觉得很靠谱。

来,上正文,大家周末消遣。文章的末尾,“那我吃晚饭时看到的手机是谁的?”,你看懂了吗?

================

<人工爱能>

在美国盛产玉米的中部平原,有两个紧紧挨在一起的、连体婴一般的城市,喵市和汪市。

它们虽说是城市,但是拼起来也没有上海的一个区大。在最最最热闹的周六晚上,它们“市中心”里的人数凑一起,才勉强顶得上魔都某些非高峰时的地铁站。出人意料的是,这么小的地儿却像纽约、芝加哥、洛杉矶这些大都市一样,在中国留学生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对连体婴连在一起的那一块,就是大名鼎鼎的蒙牛诺依大学。她的名字读起来拗口,听起来有点像某奶业集团的子弟学校,实际上她是中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美国大学之一。

我正是这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中的一个。林子大了,什么故事都有。而唐枫的故事,我不得不说。

那天晚上,唐枫正在喵市某法国餐厅的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细细整理着抹胸小礼裙。

镜子里的自己妆容精致,配着这白色的裙子,犹如一朵闪着朝露的莲花。很多人都说她长得像王珞丹,五官虽不像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般精致妖艳,却是十分耐看舒服。今天晚上略施粉黛,肌肤白里透红。一米七的个头亭亭玉立,微微上翘的裙摆下一双修长匀称的小腿。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女生,她心里美滋滋地想。

但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样打扮是什么时候了。她不再是青春无敌的中学生,也不是轻熟性感的白领,而是一尊被称为人类第三性别的女博士,而且是犀利得可以上天的女博士。她所在的计算机系能排全美前五,而她研究的是当今计算机世界里最火热的人工智能。她的导师是著名的华人学术泰斗刘微机,和麻省理工、卡内基梅陇的另外两位老美教授一起,被誉为人工智能领域三巨头。很多时候,一个教授招一个女博士生并不是因为她真的比千千万万申请人优秀,而是想平衡一下自己科研组内的性别比例,调剂一下阳盛阴虚的气氛。但唐枫是真的比别的申请人优秀,不仅本科四年的学业成绩接近满分,而且早在读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在该领域顶级的期刊上发表过论文了。大四理所当然手握一把offer,在一亩三分地留学论坛上汇报后,引起轰动,弄得她很不好意思,特意去找管理论坛的W大删帖。

在找对象这件事上,美女读博,是锦上添花。因为读博能为她们增添一份迷人的知性美,让男生觉得自己更加神秘,更有内涵。唐枫本身就长的楚楚动人,加上读的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理工科,她的追求者多得足够绕地球两周半。有初入学门的大一小鲜肉,也有博五还是处男的猥琐老博士,有在绘画派对里认识的浪漫的美术生,也有开着法拉利、随手甩你一个LV包的富二代。唐枫的要求很高,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示爱和馈赠。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一个追求者能入她法眼。或是发好人卡,或是撒谎说自己有了男朋友,觉得恶心的直接拉黑绝交。这么折腾了好几年,昔日博一小学妹,转眼变成了博四老学姐,一直还是单身。她的老妈子着急啊,每次周末通电话时,都嚷嚷着要让她回国相亲。其实聪明绝顶的唐枫早有计划,而且她相信,今晚她就要脱单了。

今晚坐在她对面的是他们学校的男神威廉。威廉高中就出国了,现在在攻读物理博士学位,是华人学生圈子里有名的帅哥系草。接近一米九的个儿,直挺挺的鼻梁上面是一双带着细细卧蚕的大眼睛。所有见过这双眼睛的女生都会抑制不住飙升的荷尔蒙,然后向同学打听他是谁。所有的男生搞派对都不敢邀请威廉,因为他肯定会抢尽自己的风头。

他穿了一件修身的海军蓝小西服,里面是白色圆领紧身T恤,休闲而不失风度,还可以清晰地让别人看得到胸肌健硕的线条。

“Are u ready for order(您可以点餐了吗)?”金发碧眼的服务生笑眯眯地低头问,温柔得有点过分,脸蛋刮得白白净净的,一根胡茬都看不到。

“Yes.”威廉用纯正的美音点了菜,然后非常绅士地把桌上的菜单酒单收集到一起,递回给服务生,说了谢谢。

威廉之前轻描淡写约她共进晚餐,却选了喵市最好的餐厅。来之前她偷偷地看了下威廉的个人博客,他说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要对别人讲。毫无疑问,今天晚上他要对她表白了。虽然唐枫收到了无数的表白,其中也不乏令人垂涎三尺的帅哥,但难得遇上威廉这样同时在长相、身材、人品、学识等多项指标上接近满分的,她心里的小鹿还是狂热地躁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阿尔法猫告诉唐枫,威廉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阿尔法猫是一只会说话的、具有魔力的小猫咪?

是的。

不仅如此,阿尔法猫还是唐枫的闺蜜、姐妹、情感指导、心血和骄傲——阿尔法猫其实是唐枫研发的一套基于人工智能的配偶搜寻、匹配和情感指导系统。

阿尔法猫的哥哥是一条狗。上了年纪的人或许还记得,20年前谷歌开发的阿尔法狗把当时顶尖的韩国棋手李世乭九段打了个4比1,一年之后又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世界第一的何洁。从那往后,就再也没有人在围棋上能战胜阿尔法狗了。

阿尔法狗背后的原理不好懂,说白了,其实他一开始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程序员们通过输入数以千计的棋谱,告诉他围棋的规则是怎样的,然后让他自己跟自己下棋,根据胜败吸收经验,形成自己下棋的套路和准则。谷歌无与伦比的计算机资源让这个小孩子长了个能一秒运算百亿次的脑瓜子,让他能在短短几年里积累了人类千千万万万年都得不到的棋力。最终阿尔法狗登上围棋无敌的宝座,就如同太阳从东边升起,是必然事件。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里,还是博士二年级的唐枫戴着黑框眼镜,读着当年阿尔法狗的学术论文。诺大安静的实验室只有她一个人,背后是数十台跑着仿真实验的电脑,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她突然感到有点寂寞,就打开了Facebook,看看好友最近的生活。一如既往,谁和谁在一起了,谁和谁结婚了,谁和谁又分手了。唉,人来人往,没人会知道最后谁和谁修成正果、谁和谁分道扬镳,还是读读我的阿尔法狗吧,她安慰着自己。突然一个石破天惊的想法掠过她的脑海——围棋精妙无双,浩瀚如宇宙,既然那条狗可以成为围棋里的独孤求败,为什么不能成为情场无敌的韦小宝呢?如果我拥有这么一个韦小宝,那么我也就间接地拥有了高超的情商了啊。

她对这个把专业知识和终身大事结合起来的想法兴奋不已,觉得自己太需要这样的一个系统了。过去的她就是把太多的时间、精力和感情浪费在了错的人身上,否则凭她的聪明才智,现在肯定申到全美第一的大学了。

唐枫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爸妈都是兢兢业业的大学教授,从小就教育她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教育她要懂得规划自己的时间,做有意义的事。她很听话,学习很用功,还遗传了爸妈的高智商,每次期末考试都总分第一,从小到大都是学校里的榜样。她在中学里参加过两次科技创新的小比赛,觉得科研挺有意思的,爸妈当教授待遇也很好,于是完美主义的她就制定了她所制定过的最长、最完善的计划: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高考,要学习奥数,保送中国最好的理工科大学,接着进中国最好的实验室做研究,拿教授推荐信,然后上新东方学托福学GRE,申请出国读博,最终成为一名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女教授。

她按照这份计划表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本科,没有出半点差池。

可是小姑娘还是小姑娘,每次看到闺蜜在朋友圈秀二人头像、室友在食堂和男朋友一口一口地喂着饭,她的心就痒痒的。终于在一个下着雪的平安夜,她放了自己一晚假,答应了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的高中同学,一起去看了场吴亦凡大叔演的《广州遇上芝加哥》,在走出剧院的人流中让他牵了手。后来谈了一年多,她觉得这个小白脸虽然口甜舌滑,会搞浪漫,可是毕竟年纪太小,不够成熟,不懂规划自己的人生,和自己不是一类人,就分了手。

又过了一年,唐枫在本科导师的实验室认识了在读硕士的学长。学长彬彬有礼,成熟稳重,在科研上手把手地帮了她很多。唐枫也就很自然地接受了学长的怀抱。学长好是好,可是最爱的女人不是唐枫,而是他离异了的老妈——为了不让老妈一个人,学长并没有像唐枫那样选择出国留学,在理想和距离的双重阻碍下,和唐枫的恋情只好划上了句号。

唐枫是好女孩儿,虽然每次分手都是她提的,但是她是真心付出过的,分开后都伤心得一个人躲洗手间里哭。失恋漫长的疗伤期,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她学习、申请出国的效率。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每次她回忆这两段恋情,都心有不甘。

在这二十多年里,她前进道路上唯一不受自己理智控制的X变量就是她的感情。所以她决定了,以后先要百分之百地了解一个人,冷静理智地判断他合不合适自己,再敞开心扉,让他走进心里。可是这谈何容易啊,毕竟人不是一只玻璃杯,能够被一眼看到底的,哪怕是相处了多年的好哥们好闺蜜,也有自己看不到的一面。他不是笔直的高速公路,是山路十八弯,是看不见花蕊的玫瑰,是处心积累的演员,是宇宙里最复杂的生物,是造物主最精巧的杰作。一个人不可能通过身高体重、三围五官,加上简单的聊天就能被深刻地了解。就算你百分百地了解了一个很优秀的人,又怎么才能保证他会和自己堕入爱河、结婚生子、同心永不变呢?这比做一篇英语完形填空,或者解一道排列组合,都要难上好几万倍。

但是唐枫毕竟不是一般人。她马上就能解开这道难题了。而且靠的不是人类脆弱的、会出错的智慧,是基于人工智能的、精密的、绝对的智慧!

伟大的成功除了要有宏大的构想,还得有强大的执行力。执行对那些三分钟热度的人来说很难,但是对从小刻苦勤奋,又冰雪聪明的唐枫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唐枫把这套系统定位为基于人工智能的恋爱匹配、情感指导系统。她喜欢小猫,就把这套系统叫做阿尔法猫,权当纪念了一下20年前的阿尔法狗。

她先模仿阿尔法狗,利用实验室的计算资源,开发了一套类似的人工智能系统,并查阅了最近二十年的科研成果,改进了其中的几个数学模型,让阿尔法猫运行起来更准确有效。她下载了海量的少女漫画、小说和爱情鸡汤,输入到她这套人工智能系统里。可是这些资料足够浪漫,能够满足女孩子的一切幻想,却不切实际。为了让系统学习到第一手的、新鲜滚热辣的爱情经验,她利用自己实验室和Facebook、微信等大型社交网络的合作关系,入侵了他们的数据库,获得了所有用户的数据,从中筛选出具有完整恋爱记录的用户,作为她的智能系统的第二部分输入。

人工智能的实现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漫长的自我训练、自我学习的过程。她把整个系统的训练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概念学习,阿尔法猫从一个不谙人事的小女孩开始,随着机械学习的不断进行,她知道了什么叫情窦初开,什么是怦然心动。她明白了第一次的重要性,第一次被牵手是羞答答的,第一次接吻有种触电的感觉,第一次滚床单更是不得了。到后来她甚至比很多傻女孩都要聪明,能够区别喜欢和爱,能够甄别逢场作戏和天长地久。

第二阶段是模拟,她会在数据库里随机选取一对情侣,根据他们社交数据建立恋爱模型,模拟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恋爱经历,既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时刻,也有柴米油盐的平凡日子,最后预测他们会分手还是结婚,再与真实的结果对比,如果正确的话,阿尔法猫就强化自己在这次模拟中用到的判断准则,如果错误,它就吸取经验,修改自己的情爱观,重新进行模拟,直到正确为止。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测试了,唐枫之前预留了一小部分情侣数据作为测试点,看看阿尔法猫对他们恋情结局预测是否准确。一开始阿尔法猫的准确率竟然不到一半,唐枫只能一行一行地检查代码,最终发现了一个程序的漏洞。然而修改了之后,准确率也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六七十。唐枫扎起头发,熬了几晚通宵,把相关的数学论文读了一遍又一遍,竟然发现一个数学模型在某种情况下的推导是错的,因为它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他XX的,故意的吧,把一半对、一半错的东西发表出去。这么明显的错误都没发现么?”唐枫恨得咬咬牙,不得不把这个模型替换掉,然后再回到第一阶段,重头开始。

她每天都花好几个小时在阿尔法猫上面,巅峰时候,实验室一大半的计算资源都被用作阿尔法猫的猫粮。幸好导师够开明,了解到她是在做一个与专业领域相关的项目后,也没有过多干预。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大半年的努力,阿尔法猫的恋情模拟预测准确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而且运算速度极快,只要输入两个人的名字,再点几下确认,一分钟以内,就可以根据恋爱仿真结果是分开还是结婚,预测出他们是否适合在一起。

此外,只要查阅两个人的恋爱仿真结果,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某个时刻最有可能采取的行动,比如情人节会不会表白啦,生日的时候送什么礼物啦等等。同时阿尔法猫能够给每一个恋爱行动打分,用户可以输入自己要为对方干的事、要说的话,然后根据阿尔法猫给出的分数高低,决定是不是真的去做。用户也可以咨询阿尔法猫,看看自己下一步做什么最能讨对方开心。后来唐枫为了让这只猫看起来更酷一些,加了一个语音交互功能,让阿尔法猫可以说人话。

“喵,主人好啊。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喵?”唐枫用的是岛国某声优酥酥的声线,但此时的阿尔法猫更像是一个掌握了读心技能的天山童姥,能够一眼把男人看穿。

“帮我找个男朋友吧。”唐枫满怀期待说。

接着,唐枫入侵了学校的学生数据库,得到了一份长长的男生名单,删去了年龄相差大于3岁的和外国人后,剩下的都被输进了阿尔法猫。经过一整天的运算,阿尔法猫愉快地说:“喵,报告主人!我已经得到适合当你男票的名单啦喵!”

“呦,看来这学校里,优秀的男生还真不少呢。”唐枫看着长长的运算结果心中暗喜。

对于这些素未谋面的候选人们,她早已制定了详尽的计划。惜时如金的唐同学当然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他们一一交流,她为阿尔法猫添加了一个新程序——和汉子网聊。然后根据聊天结果,给候选人的得分,得分较高者,唐枫才会亲自审阅他们的聊天记录和个人主页,再亲自和他们网聊,最后决定是否线下见面。

“李阿姨有个外甥也在美国读博,给我发了张照片,我觉得挺好的。”唐妈在电话里旁敲侧击。

“你又来,我都跟你说了我有分寸的,不会嫁不出去啦!”

唐枫信心满满,坚信她的爱情神探马上就会逮到她的如意郎君了。

太阳终于下班了,餐桌上的小蜡烛被点亮。餐厅装修的风格简洁明快,主色调是灰黑色,而此刻的昏黄烛光,竟让它温婉了起来。客人逐渐多了起来,服务生们忙得不可开交。餐桌上的男男女女兴致勃勃地交谈着,大都向前探着身子,伸着脖子,像极了交配季节里的长颈鹿。

“在想什么呢?”威廉微笑着问。

“没有啊。觉得这餐厅挺好看。”. 鐣欏鐢宠璁哄潧-涓€浜╀笁鍒嗗湴

“恩,你喜欢就好。”

其实唐枫是想到了之前在这家餐厅的一次尴尬的约会。对象是第一次运行阿尔法猫得到的男票候选人。

他是一个出生在加州的ABC,在读数学硕士。唐枫对他印象不错,虽然是ABC,但是中文也不错,还会说粤语,和唐枫聊天时蛮幽默,蛮有风度的。个人主页里既有开学生干部大会,穿着正装的照片,也有参加万圣节派对,头顶着一个大南瓜的搞怪自拍,说明他有事业心,也有情趣。在网上聊了几次后,ABC鼓起勇气,约了唐枫吃饭。

那天ABC开着一辆黑色路虎越野车。唐枫一上车,他就用充满自信的语调打了声招呼:“很高兴见到你”,并用力地握了握唐枫的手。手臂壮实黝黑,手掌很温暖。唐枫假装看车外风景,偷偷地瞄了一眼他的侧脸,看到了大大的鼻子,浓密的眉毛,有点吴奇隆的感觉。唐枫突然感到脸上发热,想到了在那个遥远的平安夜里,第一次被男生牵手的感觉。

可是这种好感只维持了从家里到餐厅一路上的十五分钟零八秒。他们下了车后,ABC就被她在心里被打了枪——天啊,太矮了,应该一米六五不到。那时一米七的唐枫还穿着高跟鞋,和ABC并排走在路上有点点的尴尬。ABC貌似也察觉了,吃饭的时候没有了刚见面时的自信坚定。他俩在等餐的时候互相寒暄了几句,最近天气不错、最近忙什么之类,然后就默默地低头吃东西了。

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其实唐枫也不是很在意身高的人,但最起码也得和她看上去差不多高吧,否则出去压马路的时候就像姐姐带着弟弟。于是唐枫下载了学校数据库里男生的身高数据。身高大于等于一米七,成为了阿尔法猫搜寻男朋友候选人的第一条标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在恋爱这个比围棋还要复杂的领域,智者千虑了,还有很多失误。事实证明,即使作者是智商一百八的天才,拥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和美国顶尖实验室的计算资源,阿尔法猫还很不完善。

在ABC之后,得分第一的候选人约唐枫和她的室友们去十几公里外的地方春游,却要求她们分担油费,每人交两块钱。室友妹子们不好意思当面说,只好一路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一个室友妹子在最后实在憋不住了,拉着唐枫问,这么小气的男生是哪里认识的啊。

回家后她生气地把键盘敲得劈啪作响,入侵了各大银行的内部网络系统,获取了她学校所有男生的信用卡消费记录。然后写了个程序,让阿尔法猫通过消费行为去判断一个男票候选人是不是铁公鸡。

后来阿尔法猫又推荐了几个,结果还是不靠谱。有聊了几次就要求直奔床单的,有出门约会前悄悄把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的,还有个说是自主创业、实际是搞网络传销的,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梦想啊事业啊,然后问唐枫有没有兴趣。他们让唐枫不得不在阿尔法猫的网聊阶段加入许许多多有针对性的问题,比如单不单身啊,有没有喜欢的妹子啊,会不会婚前啪啪啪啊,搞不搞传销啊之类。一开始唐枫还会感到丝丝的失望,到后来她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男生就像看着自己失败的实验品,都习惯了。

她想通了,这些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阿尔法猫的输入是有偏差的,都是从Facebook这些虚拟的社交网络获得数据。网上的东西套路太多,真诚很少。头像是林志颖,长相可以是郭德纲。世界这么大,猫得去看看。于是唐枫帮阿尔法猫开了一个公共微信号。粉丝们能够在线上直接向阿尔法猫提问,后者根据他们的描述建立模型、仿真,根据运行的结果,回答他们的感情问题。事后阿尔法猫还会询问他们使用自己的建议后的结果,比如表白是否成功,复合是否顺利等等,并根据反馈修改自己的爱情观,提高系统的准确率。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年头吃喝是不愁了,但是想处到理想的对象还是挺难的。正如唐枫所料,公共微信号的粉丝数量直线上升,私信求指导的痴男怨女就像春天夜里嗷嗷叫的野猫,你想让他们消停一会儿都不行。

威廉为他们点的是法式大餐,包括面包、开胃菜、汤、中场饮料、主菜、甜品、餐后饮料。一道一道来,着急不得。菜的分量很少,两道菜之间得有十几分钟,唐枫总感觉前一道都彻底消化了,下一道还没上来。

菜做得精致,比如面包被切成了厚度只有半厘米左右的小块,一块一块地叠起来,每一块还错开了个角度,咋一看上去像是微型的旋转楼梯。可是这面包吃起来又干又硬,还不如亚洲超市买的两美元一大包的速冻包子呢。

终于到主菜了,威廉点的是牛排,因为知道唐枫喜欢吃肉。唐枫一开始还有点期待的,但牛排做得太生了,在昏暗的灯光下,都可以看到肉中间鲜艳的血色,湿湿地泛着红光。可是谁叫坐你对面的是男神威廉呢?唐枫只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切出稍微熟一点的部位吃。

突然唐枫的手机响了一下。

“今晚来我家吃个饭?宝宝我亲自下厨哦。笑脸。”

阿伟发来了一条信息。可是,正被幸福包围着的女神,哪有时间回复他。真恶心,都不想想自己和我是什么关系,就用“宝宝”自称,难道不觉得自己娘吗?唐枫心想。

阿伟是唐枫同实验室的学弟,比唐枫低一届。他是标准的理工男,个子不高不矮,留着正直的小平头,戴着厚厚的眼镜,喜欢穿皱巴巴的格子衬衫和深灰色的跑步鞋。他虽然外表很土,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情商的。他没有像很多追求者一样,没认识几天就迫切地向唐枫表白,而是化身她的闺蜜,时不时地向她献殷勤。

他爱打听唐枫的感情事,一听到唐枫跟哪个男生约会了,就紧张得不得了,开始分析这分析那。他还会帮唐枫把组会要看的论文打印好,会去超市的时候“顺便”买上唐枫需要的东西,甚至是一些女生买都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大家都知道阿伟喜欢唐枫。可是他太平凡了,虽然偶尔可以给唐枫一丝丝温暖的感觉,但是并不能带给唐枫心跳。唐枫甚至懒得和阿尔法猫讨论阿伟,一次也没有。她准备在最近跟他说清楚,再发一张好人卡。

可是如果完全抛去这些感情因素,在法国大餐和家常便饭中选,唐枫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大半年过去了,随着输入数据的增多,阿尔法猫越来越强大了。唐枫统计了最近微信平台上粉丝的反馈,阿尔法猫给出的情感建议的有效性竟然接近百分之百。不出她意料,在最后一次匹配男朋友的名单里,男神威廉出现在了第一位。

这次唐枫不敢懈怠,一上来就亲自在网上和威廉聊天。一次生两次熟,聊多了几次,唐枫感觉彼此都有好感。其实同作为校园华人圈子里的名人,他们两个之前就有几面之缘,只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阿尔法猫给予唐枫足够的勇气,让她能够敞开心扉地和威廉谈一谈。

威廉并没有像别的男生那样喜欢和唐枫单独约会,更多的是约了自己圈子里的一群朋友出来,然后也叫上唐枫。比如上个月威廉担任社长的摄影社春游,唐枫也去了。威廉完全没有社长的架子,一路上和学弟学妹们有说有笑,打成一片,在烧烤的时候还担任了大厨,给大家烤了一大桌食物。最让唐枫动心的是威廉摄影的样子,因为认真的男人最帅。他有时候低头仔细调节相机的参数,有时候用单膝跪地的求婚姿势抓拍,偶尔还会说几个小笑话逗模特开心,“咔擦”一下就是一张好照片。

同行的还有几个学妹,都是学文科的本科生,都长得瘦瘦高高,挺漂亮的,是唐枫的潜在对手。但是唐枫一点都不担心,哪怕自己在年龄上处于绝对的劣势。因为她有阿尔法猫作为她强大的后盾。她早就已经把威廉所有的数据都输入了系统,从他小时候上的那所幼儿园,到他这个学期选了哪几门课,从他在社交网络上给别人的留言,到他最近写的学术论文,唐枫都没有放过,就差没有像电影《风声》里面的那个大反派那样,拿着尺子,把对方身体的各个部分都测量一遍。

有了这么详尽的数据,阿尔法猫就可以为他们建立完美的恋爱模型,用以指导唐枫的求爱之路。她才不会学这些小妖精,天气还没热起来,就迫不及待地穿上小热裤,露出光滑的大白腿,用鲜嫩的肉体去勾引威廉。因为根据阿尔法猫的分析,威廉并不好色,是一个注重内涵、气质的好男人。他曾在朋友圈里说过,希望自己的伴侣也是科研人员。于是,唐枫研读了他的论文,装作充满好奇心地约他去图书馆,谈论学术问题,然后在见面前假装碰巧地买上威廉最喜欢喝的法布其諾。平常也不能随便找威廉聊天,毕竟博士生都很忙的。根据阿尔法猫的分析,威廉一般学习到晚上9点,然后去健身房跑一个小时的步。只有他洗澡后到睡觉前的10点半到12点是找他聊天的黄金时段。至于聊天话题嘛,阿尔法猫早就给唐枫列出了一个清单。

一开始都是唐枫发起的聊天,慢慢地威廉就感叹了起来,说他第一次遇到和自己这么相似、有这么多话题的女孩儿。然后他也主动找唐枫聊天了。每到夜里,他们的手机就会频繁地闪烁起对方的头像。一个头像是高富帅倚在窗边仰望星空,另一个是穿着比基尼的白富美踏着白白的浪花。星辰大海,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

唐枫觉得威廉的出现让所有的付出都有了意义。恋爱的失败,让她有决心创造阿尔法猫。约会的失败,让阿尔法猫越来越完美。当然,还要感谢那些孜孜不倦地向阿尔法猫发问的微信粉丝们。他们成千上万,都是唐枫的好红娘。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8点。唐枫和威廉终于吃完了七道菜,收走餐具的是另外一个服务生,和点餐时的服务生一样,有着英俊儒雅的脸庞。

威廉调整了坐姿,清了清嗓子,然后看着唐枫的眼睛,自己露出水一般温柔的眼神,用坚定的语气说:“枫,你很优秀,我挺欣赏你的。而且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共同点了,每次跟你聊天都挺开心的。”

唐枫突然觉得晕乎乎的。她能从这清澈的眸子里,看到明亮的光。在这光里,她仿佛看到自己正穿着薄薄的纱裙,被威廉牵着手,赤脚漫步在马尔代夫银色的沙滩上;她还看到威廉紧紧地抱着自己,在他们的背后,是高大的巴黎铁塔,夜空被绚丽的烟花映成了白昼;她还看到了威廉单膝跪地,她的无名指被戴上钻戒的那一个瞬间,凉风习习,下起了漫天的樱花雨,秒速五厘米。

此时此刻,紧张的她觉得空气都凝固了。脚趾头是蜷曲的,脸上火辣辣的,一只无形的小手不停地敲打着她的心。然而她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刻,并制定好了计划:要尽最大的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要装得若无其事,等威廉说完所有的独白,才轻描淡写地答应他。

淡定淡定淡定,她默念着。

“可是,”

威廉不按常理出牌,在唐枫快要高潮的时候来了一个转折——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凌晨。

生活是最幽默的导演,煮熟的鸭子也有飞走的时候。幸福总是隔着一层玻璃,看得见,摸不着。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唐枫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当——”,学校的钟楼又敲响了。

这应该是她出国之后,最难熬的一个夜晚了吧。她感觉三观崩溃了,一加一不等于二了,太阳从西方升起了。她再也不想跟阿尔法猫说话,因为运行阿尔法猫的计算机里一定住着一只幽灵,时不时地干扰着电子的运动,才让她得到如此荒谬的结果。不,不只是一只,是一群,因为她用的是分布式计算,阿尔法猫同时运行在多台机子上。

“咕咕”,她饿了,突然想起今晚阿伟为她做的饭,一定是香喷喷、热乎乎的吧。阿伟虽然土了点,但是平日里对她无微不至,真的挺好的,至少不会像这些男票候选人一样,伤透了她的心。

她需要安慰,需要一个怀抱,于是决定和阿伟在微信上聊一聊——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找阿伟聊天。

可是她找不到她手机了,不在包包里,不在客厅沙发上,也不在房间书桌上。她生气地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想着想着,苦涩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在模糊的视野中,她终于发现了卷在地上的牛仔裤。它是唐枫白天穿的,爱疯二十六正静静地躺在裤子的口袋里。

正当她想向阿伟献出宝贵的“第一次”时,一道闪电劈过她的脑海:

“那我吃晚饭时看到的手机是谁的?”

原文传送门:《【北美原创小说】人工爱能